天羅

伴你走天涯 走過最難及最壞

【奇异铁/铁虫】蝴蝶效应

妇联3后剧情向
奇异铁+铁虫互动,无明确cp指向,反正就是红队大法好
——————————


托尼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并不称得上是美好,他看到了颓垣败瓦,远方沖冲爆炸的闷鸣,和沙石——他的脚下,沙砾的质感磨擦着他,实在有太多沙石了,托尼甚至觉得,沙粒被风吹起,拍打着他的脸颊,风声啸啸吹过耳边,鼓敲着心房。

他不喜欢沙,他从来不喜欢被沙粒环绕的感觉,他的一生从没遭受如此干涩窒息的沙暴,除却最初的最初,他被绑架的那次——太遥远了,太遥远了。他有过一队团队,一个联盟,真正孤军无援绝望自立的日子好像已经过去太久了,以致了现在他再经歷一次的时候,便成了多么熟悉的残酷。


托尼盯着沙子,脑海飞过千回百念,突然那把稚嫩的少年音在身边响起,他说:“我也讨厌沙,斯达克先生,请原谅我,我个人有着对沙子的不好经歷...”

托尼侧头看去,只见彼得站在他身边,他的头髮乱糟糟的,沾上了沙尘的糙白,但还是那样的软乎,就像他的脸蛋一样,带着年少的柔嫩美好。托尼看着喋喋不休的彼得,脑袋又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噢,这小孩还真是长得太嫩了,他肯定可以在大学毕业年还装新生在迎新活动拿入学礼物,MIT的毕业袍很成熟稳重,肯定和他格格不入,然后这个孩子,也许就得压低声线,留点鬍子,挺直腰版,才撑得起成年人的担子了。

彼得没有留意到托尼盯着自己走神,他指手划脚的诉说着他曾经对沙人的经歷:“....然后他扑过来,哇天,我那是满满一口沙,沙子都钻进我的制服里,又痒又痛,我觉得我简直是经验过被活埋的感觉了!”他抬起了右手,哄前上身摆动着手臂作势往托尼挥去,“再然后他就这样,一拳朝我——”

彼得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靠进了托尼怀里,托尼下意识去接,举手要扶的一瞬间,已经什么重量都感觉不了。孩子轻飘飘的随风消失了。

托尼瞬间收紧了拳头。沙砾藏于他的指间,他突然意识到彼得不会在毕业年装新生拿迎新礼物了,彼得还没有去过MIT——彼得连中学也没有毕业,他为什么刚才没有注意到呢,他身边的彼得,还穿着校服啊!

托尼斯达克那无论物理上还是精神上都五劳七伤和被多重保护的心脏在噗噗跳动,他攥紧了拳头,掐捻几下,随后又放开。在他放松手掌的那一刻,一只蝴蝶从他手里飞走,那本来该属于沙砾的地方,变成了一只红色的,晶莹发亮的蝴蝶。



片刻之间他像是被潮水淹没那般,狂风迎面一扑,托尼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待他再张开的时候,四周那些残墙余壁,碎石飞沙,全都成了漫天的碧蝶。舖天盖地那纯净的翡翠绿,蝴蝶拍打着翅膀,释出了星星点点的萤光。它们悠悠地飞于天地之间,萤光倒映在托尼眼里,似是点亮了他曾深藏眼底的星火。托尼也是有点怔了,眼前的美景摄人心魄,蝴蝶似是有魔力一般,托尼看得愈久,便愈觉平和安静。

他下意识去依赖,去享受——他太久没感受过这种平静了。

蝴蝶的确有魔力,因为它们缘于魔法师,托尼知道,所以他老神笃定的喊了一声:“嗨,法师。”

一如他预料的,史提芬走到了托尼身边,他还是用着他那低沉磁性的嗓音,不徐不疾的开口:“一件微微极细的事,也能织出庞大的网。也许是由一个源头开始,愈画愈深,最后达至的千万种可能,我们称之为...”

“蝴蝶效应。”托尼接了下去,侧过身来看着史提芬,“告诉我,博士,在你一千四百万种可能性里,只有一次把宝石献了出去吗?”

“不。”史提芬回答着托尼的话,却没有再详述更多。他回看着托尼,四周的微光都渲染着一种交心的气氛。

“后悔吗?”

“我从不下我自己信不过的决定。”

“哦,这个人可真有自信,奇异博士永远是对的?”

“所以其实你一直在后悔?”史提芬很细腻的捕捉了一个点,他挑了挑眉,看像随口问了一句:“不如你告訴我,上一次真正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没错的时候,是多久之前?”



这下倒真是考起托尼了。他回想了一下,他决定把战场带到泰坦星,结果把时间宝石送了过去;他决定让彼得跟着他做復仇者,结果眼睁睁看着他消失;他决定放下议案矛盾去帮史提夫,结果打了一场永远修復不了的架;他决定做奥创保护世界,结果赔了贾维斯和一座城;他决定加入復仇者,结果辜负了珮柏的青春和感情,他决心阻止的大屠杀也没能成功——

托尼站在原地,潮水般的回应和思绪使他浮浮沉沉。这一切一切都是由他制作那盔甲当钢铁侠开始,钢铁侠给他带来了无数的责任和苦果,却也承载了他一生的目标和希望。

若要问他没真正后悔过什么,他的答案,无论此刻还是未来,也许都会是这一样。

四周的气氛静谧得很,却不静止,也不觉逼人,只觉安和。托尼看了史提芬一眼,没有回答,史提芬也没追问。此刻他们早已达至心灵互通的境界了。他们是如此的相像,无论思考维度,行事作风,也是稳稳的在同一条电波上。史提芬和托尼相视几刻,忽地轻轻笑了一下,他拉出了星空宇宙,带着托尼跳进了治慰心灵的绿州。

史提芬稍一抬手,指尖点了点托尼的肩膀,托尼下意识跟着看去,便发现一只蝴蝶堪堪停了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振翅,似是天地最灵动的生物。史提芬看着托尼肩上的蝴蝶,缓缓开口:“托尼,你必须成为这个蝴蝶效应的源头。”

“由我把时间宝石交出去,重设一切,当时候便把你放到改变结局的首要源头。你掌握着千万种结局,每一个决定都将伸延出无限可能性,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在我们胜利的结局里,必得是你掌握开局和结局。我们的改变由这刻开始,但并不限于现在,只要你决定,你可以改变过去,未来。”

“我也曾经只相信科学,但由现在起,你必须相信宇宙之间的无维无度。你要仔细下每一场决定,然后,最重要的是,不要后悔——在效应之中,从没有对错,你只要相信,以你的智慧和运气,你是必定能找到最终那唯一一个胜利的方法的。”

托尼的语气古灵精怪起来。“——运气?认真的?我还以爲你不是看相师呢?”

“你会需要它的。”史提芬啧笑了一下,“天资和运气从来相辅相成。而且,告诉一个人,你有这个运气,这是能成的,就依靠着相信自己有着运气女神的小眷顾,这个人才敢放胆去做自己决定的事情。”

“噢,所以你是眷顾我的运气女神吗?”

“我是奇异博士,你这个大混球。”

托尼终于笑了,笑纹都挂上了眼角,他也不再是那么的年轻了,以前迷惘困惑时能靠自己调整心态走出困局,到后来愈支撑愈是累,曾经说出“一起”的精神支柱也分崩离析,直到现在有人告诉自己,他觉得自己是必能成的,他赌上他和全宇宙一半人的命去相信自己能找到那千万份之一的成功——要是他说不感动,那就是假的。托尼斯达克现在已经足够成熟了,他没必要再去接受谁的教育,但也许的确是那见鬼的魔法加成,他此刻却是真心诚意的听了史提芬的话。

他的心已经很久没这样放松了。



托尼看着那星空,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彼得抬头瞧了瞧托尼,看上去有点犹豫,又有点不好意思,托尼看得好笑,便问:“怎么了,孩子?”

“斯达克先生,”彼得回答,“我——呃....你能帮我开个车门吗?”

托尼愣了那么一秒,才知道彼得想说的是什么,托尼挑了挑眉,打趣道:“这里有车门吗?有吗?”

史提芬在旁边插了一句:“想有,就有了。”



托尼眼前突然一花,画面一转,便回到了那时候刚刚把彼得送回家的情景。只是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挤了个奇异博士,后座变得莫名的挤。史提芬朝托尼眨了个得意的眼神,托尼赖得理他,回头看另一边,彼得已经准备好一个“被开车门”的姿势了。他抿着嘴,忍着内心的小激动,却不知在钢铁侠这种老戏精的眼里,早就什么都藏不住了。

托尼看着彼得,又看了看一脸看好戏的奇异博士,后者还加了一句:“看来你是位严肃的监护人。”

“放屁。”托尼回答,回头朝彼得那里,无奈地低低啧笑了一声:“孩子。”

托尼倾前身去,双臂抱住了彼得,彼得很快的紧紧回抱了托尼,下半脸都埋在他肩膀里,一动也不动,只是牢牢的抓着,有多久就抓多久。

托尼的手慢慢摸到了彼得身后的门把。他拍了拍彼得的背嵴,轻声道:“彼得,等着。我保证过,一定会把你带回家。”


他稍一用力,终于推开了门把。




梦醒了。





——————
再一次宣传奇异铁虫一家亲!红队大法好!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