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

伴你走天涯 走過最難及最壞

【钢铁侠中心】钢铁侠的日常2

日常小段子更新,稍稍奇异铁+铁虫向
爱铁人爱博士爱蜘蛛,红队大法好!

【一】
钢铁侠身为復仇者联盟的核心成员,自然是第一个挺身而出捍卫地球的。

他刚把某些迷路的太空垃圾赶出大气层,回到自己的復仇者基地,卸下盔甲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腿,一边说:“星期五,止痛药拿来...”

正在看书的奇异博士插嘴道:“这么快就风湿病发了?”

钢铁侠朝奇异博士丢了随手捡的苹果,被奇异博士画圈圈丢回自己身上去了,于是钢铁侠又把苹果丢了回去,奇异博士又画了个圈圈,这回直接丢到了蜘蛛侠身上。

正在做作业的蜘蛛侠为钢铁侠千里送果的体贴感动得鼻子红红眼睛湿湿,在他身边的尼特摇了摇头,心道:“唉,又发病了。”

【二】
钢铁侠的小腿疼了好几天了,愈走愈疼。奇异博士端着一张目无表情的医生脸,瞧瞧钢铁侠的小腿几秒,问:“你知道你膝盖发炎了么?”

钢铁侠回答:“当然知道,所以我正在吃药,医生。”

“所以你非得要抓个小贼也用三百六十度空中旋风踢?”

“不觉得那显得我比较酷么?”

“.......”

“截肢吧,斯达克。”

“哇,我从未见过如此冷酷无情的医生。”

后来奇异博士随便给钢铁侠冰敷了一下,打昏了他半天,下一天钢铁侠醒来,腿就不疼了。

果然还是专业的好,钢铁侠心想。


【三】
钢铁侠和奇异博士日常争吵中。

“凭什么我要节食?你知道天才的大脑需要多少卡路里来运转吗?”

“你以为我不是天才吗?”

于是钢铁侠和奇异博士便开始数自己的学位。

还没中学毕业的蜘蛛侠深深感受到什么叫来自成年人的沖击了。

【四】
放暑假了,钢铁侠,蜘蛛侠和奇异博士一起出门。蜘蛛侠路过雪糕店,心心念念想要吃雪糕,钢铁侠嫌麻烦,随便放下一千块便先走去凉空调了。

蜘蛛侠给三人买了雪糕,给钢铁侠那杯还特地加了不少焦糖和棉花糖。蜘蛛侠付钱,奇异博士拿着雪糕,但他一个手抖,雪糕便啪一声掉到地上去了。

蜘蛛侠大喊不好,想要掏钱再买一杯,却被想中饱私囊独吞余额的奇异博士阻止了。奇异博士转转他的绿光手环,雪糕便变回掉在地下前的那样了。

蜘蛛侠看得目瞪口呆。

“博士,我说,它好像掉地上了!”

“没有,它是干净的。”

“但你还踩了一脚!”

“没有的事,它十分干净。”

“.....我——”

这时钢铁侠来了,问:“我的雪糕呢?”

奇异博士很淡定的把雪糕递出去了。

蜘蛛侠在内心咆哮。

钢铁侠永远都不知道他吃了一杯掉过在地上还被踩了一脚的雪糕,毕竟这事从没发生过嘛。


【五】
钢铁侠送过奇异博士一条真的项鍊,特別材质设计来配合增强法阵,上面还镶了纯钻;也送过蜘蛛侠一只有小蜘蛛头像的手触,里面是一个紧急应援AI系统,顺手上面渡了几层真金。

也许他的确天生就是富豪,掷钱和掷真心有时候真的没能分得那么清楚,愈在乎,下意识就给得愈多,花的心机愈长,价值品质愈名贵了。很多人知道他比一般人更有钱,所以觉得他掷得多钱是理所当然的;但不是很多人也知道他的心比一般人更小,所以他伴随着豪花的钱一拼掷出的真心,原来掷一块,就少一块了。

钢铁侠送你的,那包装在金属之下赤诚之心,丢掉了,就没有了。所以小辣椒就算跟钢铁侠闹得再翻,也从没丢掉她的戒指;蜘蛛侠穷得要打三份兼职,也从没想过卖掉手触;奇异博士再嫌弃那夸张的设计,也时时鍊不离身;罗迪即使不再需要那义肢帮忙走路了,也一直好好的收藏着那助行支架。

也许是因爲他们在意,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聪明,毕竟钢铁侠的真心不像他的钱那样多,不能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要是丢掉了,就是真的,永远丢掉了。



【奇异铁/铁虫】蝴蝶效应

妇联3后剧情向
奇异铁+铁虫互动,无明确cp指向,反正就是红队大法好
——————————


托尼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并不称得上是美好,他看到了颓垣败瓦,远方沖冲爆炸的闷鸣,和沙石——他的脚下,沙砾的质感磨擦着他,实在有太多沙石了,托尼甚至觉得,沙粒被风吹起,拍打着他的脸颊,风声啸啸吹过耳边,鼓敲着心房。

他不喜欢沙,他从来不喜欢被沙粒环绕的感觉,他的一生从没遭受如此干涩窒息的沙暴,除却最初的最初,他被绑架的那次——太遥远了,太遥远了。他有过一队团队,一个联盟,真正孤军无援绝望自立的日子好像已经过去太久了,以致了现在他再经歷一次的时候,便成了多么熟悉的残酷。


托尼盯着沙子,脑海飞过千回百念,突然那把稚嫩的少年音在身边响起,他说:“我也讨厌沙,斯达克先生,请原谅我,我个人有着对沙子的不好经歷...”

托尼侧头看去,只见彼得站在他身边,他的头髮乱糟糟的,沾上了沙尘的糙白,但还是那样的软乎,就像他的脸蛋一样,带着年少的柔嫩美好。托尼看着喋喋不休的彼得,脑袋又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噢,这小孩还真是长得太嫩了,他肯定可以在大学毕业年还装新生在迎新活动拿入学礼物,MIT的毕业袍很成熟稳重,肯定和他格格不入,然后这个孩子,也许就得压低声线,留点鬍子,挺直腰版,才撑得起成年人的担子了。

彼得没有留意到托尼盯着自己走神,他指手划脚的诉说着他曾经对沙人的经歷:“....然后他扑过来,哇天,我那是满满一口沙,沙子都钻进我的制服里,又痒又痛,我觉得我简直是经验过被活埋的感觉了!”他抬起了右手,哄前上身摆动着手臂作势往托尼挥去,“再然后他就这样,一拳朝我——”

彼得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靠进了托尼怀里,托尼下意识去接,举手要扶的一瞬间,已经什么重量都感觉不了。孩子轻飘飘的随风消失了。

托尼瞬间收紧了拳头。沙砾藏于他的指间,他突然意识到彼得不会在毕业年装新生拿迎新礼物了,彼得还没有去过MIT——彼得连中学也没有毕业,他为什么刚才没有注意到呢,他身边的彼得,还穿着校服啊!

托尼斯达克那无论物理上还是精神上都五劳七伤和被多重保护的心脏在噗噗跳动,他攥紧了拳头,掐捻几下,随后又放开。在他放松手掌的那一刻,一只蝴蝶从他手里飞走,那本来该属于沙砾的地方,变成了一只红色的,晶莹发亮的蝴蝶。



片刻之间他像是被潮水淹没那般,狂风迎面一扑,托尼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待他再张开的时候,四周那些残墙余壁,碎石飞沙,全都成了漫天的碧蝶。舖天盖地那纯净的翡翠绿,蝴蝶拍打着翅膀,释出了星星点点的萤光。它们悠悠地飞于天地之间,萤光倒映在托尼眼里,似是点亮了他曾深藏眼底的星火。托尼也是有点怔了,眼前的美景摄人心魄,蝴蝶似是有魔力一般,托尼看得愈久,便愈觉平和安静。

他下意识去依赖,去享受——他太久没感受过这种平静了。

蝴蝶的确有魔力,因为它们缘于魔法师,托尼知道,所以他老神笃定的喊了一声:“嗨,法师。”

一如他预料的,史提芬走到了托尼身边,他还是用着他那低沉磁性的嗓音,不徐不疾的开口:“一件微微极细的事,也能织出庞大的网。也许是由一个源头开始,愈画愈深,最后达至的千万种可能,我们称之为...”

“蝴蝶效应。”托尼接了下去,侧过身来看着史提芬,“告诉我,博士,在你一千四百万种可能性里,只有一次把宝石献了出去吗?”

“不。”史提芬回答着托尼的话,却没有再详述更多。他回看着托尼,四周的微光都渲染着一种交心的气氛。

“后悔吗?”

“我从不下我自己信不过的决定。”

“哦,这个人可真有自信,奇异博士永远是对的?”

“所以其实你一直在后悔?”史提芬很细腻的捕捉了一个点,他挑了挑眉,看像随口问了一句:“不如你告訴我,上一次真正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没错的时候,是多久之前?”



这下倒真是考起托尼了。他回想了一下,他决定把战场带到泰坦星,结果把时间宝石送了过去;他决定让彼得跟着他做復仇者,结果眼睁睁看着他消失;他决定放下议案矛盾去帮史提夫,结果打了一场永远修復不了的架;他决定做奥创保护世界,结果赔了贾维斯和一座城;他决定加入復仇者,结果辜负了珮柏的青春和感情,他决心阻止的大屠杀也没能成功——

托尼站在原地,潮水般的回应和思绪使他浮浮沉沉。这一切一切都是由他制作那盔甲当钢铁侠开始,钢铁侠给他带来了无数的责任和苦果,却也承载了他一生的目标和希望。

若要问他没真正后悔过什么,他的答案,无论此刻还是未来,也许都会是这一样。

四周的气氛静谧得很,却不静止,也不觉逼人,只觉安和。托尼看了史提芬一眼,没有回答,史提芬也没追问。此刻他们早已达至心灵互通的境界了。他们是如此的相像,无论思考维度,行事作风,也是稳稳的在同一条电波上。史提芬和托尼相视几刻,忽地轻轻笑了一下,他拉出了星空宇宙,带着托尼跳进了治慰心灵的绿州。

史提芬稍一抬手,指尖点了点托尼的肩膀,托尼下意识跟着看去,便发现一只蝴蝶堪堪停了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振翅,似是天地最灵动的生物。史提芬看着托尼肩上的蝴蝶,缓缓开口:“托尼,你必须成为这个蝴蝶效应的源头。”

“由我把时间宝石交出去,重设一切,当时候便把你放到改变结局的首要源头。你掌握着千万种结局,每一个决定都将伸延出无限可能性,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在我们胜利的结局里,必得是你掌握开局和结局。我们的改变由这刻开始,但并不限于现在,只要你决定,你可以改变过去,未来。”

“我也曾经只相信科学,但由现在起,你必须相信宇宙之间的无维无度。你要仔细下每一场决定,然后,最重要的是,不要后悔——在效应之中,从没有对错,你只要相信,以你的智慧和运气,你是必定能找到最终那唯一一个胜利的方法的。”

托尼的语气古灵精怪起来。“——运气?认真的?我还以爲你不是看相师呢?”

“你会需要它的。”史提芬啧笑了一下,“天资和运气从来相辅相成。而且,告诉一个人,你有这个运气,这是能成的,就依靠着相信自己有着运气女神的小眷顾,这个人才敢放胆去做自己决定的事情。”

“噢,所以你是眷顾我的运气女神吗?”

“我是奇异博士,你这个大混球。”

托尼终于笑了,笑纹都挂上了眼角,他也不再是那么的年轻了,以前迷惘困惑时能靠自己调整心态走出困局,到后来愈支撑愈是累,曾经说出“一起”的精神支柱也分崩离析,直到现在有人告诉自己,他觉得自己是必能成的,他赌上他和全宇宙一半人的命去相信自己能找到那千万份之一的成功——要是他说不感动,那就是假的。托尼斯达克现在已经足够成熟了,他没必要再去接受谁的教育,但也许的确是那见鬼的魔法加成,他此刻却是真心诚意的听了史提芬的话。

他的心已经很久没这样放松了。



托尼看着那星空,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彼得抬头瞧了瞧托尼,看上去有点犹豫,又有点不好意思,托尼看得好笑,便问:“怎么了,孩子?”

“斯达克先生,”彼得回答,“我——呃....你能帮我开个车门吗?”

托尼愣了那么一秒,才知道彼得想说的是什么,托尼挑了挑眉,打趣道:“这里有车门吗?有吗?”

史提芬在旁边插了一句:“想有,就有了。”



托尼眼前突然一花,画面一转,便回到了那时候刚刚把彼得送回家的情景。只是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挤了个奇异博士,后座变得莫名的挤。史提芬朝托尼眨了个得意的眼神,托尼赖得理他,回头看另一边,彼得已经准备好一个“被开车门”的姿势了。他抿着嘴,忍着内心的小激动,却不知在钢铁侠这种老戏精的眼里,早就什么都藏不住了。

托尼看着彼得,又看了看一脸看好戏的奇异博士,后者还加了一句:“看来你是位严肃的监护人。”

“放屁。”托尼回答,回头朝彼得那里,无奈地低低啧笑了一声:“孩子。”

托尼倾前身去,双臂抱住了彼得,彼得很快的紧紧回抱了托尼,下半脸都埋在他肩膀里,一动也不动,只是牢牢的抓着,有多久就抓多久。

托尼的手慢慢摸到了彼得身后的门把。他拍了拍彼得的背嵴,轻声道:“彼得,等着。我保证过,一定会把你带回家。”


他稍一用力,终于推开了门把。




梦醒了。





——————
再一次宣传奇异铁虫一家亲!红队大法好!

【钢铁侠中心】钢铁侠的日常

稍微奇异铁/铁虫/科学组提及,日常甜向

【一】
蜘蛛侠是一个友好邻居,不包括飘飘界的友好邻居。这天好友尼特拉着蜘蛛侠在YouTube上搜刮所有恐怖惊慄片来看了一下午,看到最后两人已经是草木皆兵了。可是晚上钢铁侠还有训练活动,乖乖的蜘蛛侠还是不敢缺席的。

钢铁侠今天给的训练是练习瞄准,蜘蛛侠来到了偌大的训练室里,随着灯光暗下去,数十个美国队长的脑袋向他飘来,为了更好的视觉效果,眼睛里还泛着红光⋯

蜘蛛侠当下被吓得呆毛都竖起了,蛛丝都忘了发,大喊一声飞往门边就跳了出去。钢铁侠正走来想看看情况,蜘蛛侠迎面便扑了进他怀里,双臂勾着他肩膀抱住不撒手,一边喊着:“史塔克先生,史塔克先生,队长他回来找我了⋯”

蜘蛛侠的头罩都被他扯掉了,乱槽槽的头髮软软的蹭着钢铁侠的颈边,钢铁侠突然被撞的惊怒都被他这样挠没了,愣了那么一下,耳边尽是蜘蛛侠的低低嗯呜。钢铁侠抬起指尖揪着蜘蛛侠的制服后领把他拉开,无奈道:“孩子,你在说什么?”

蜘蛛侠委屈万分的把训练室中飘浮的美队脑袋情况说出来,钢铁侠翻了个白眼,朝空气喊了一声:“星期五?”

那声温柔的女声冷静的回答:“很抱歉。我知道了,老闆。”

星期五默默把标把资料库中的189003个美国队长头像除去了。


【二】
钢铁侠敲开了奇异博士的房门。

被打断冥想的奇异博士一脸不爽的打开房门,问:“什么事,史塔克?”

钢铁侠吸了吸鼻子,道:“我感冒了。”

奇异博士目无表情。“有病去看医生。”

“你就是医生啊。”

“我是至尊法师。”

“你是当医生的至尊法师。”

“我是神经外科医生。”

“也就是医生。”

“我不开感冒药!”

“拜託,有句话叫医者父——哈嚏!”

“史塔克!戴口罩!”

“感冒药!”

“行了!”

星期五默默地在家庭医生清单中加入了“史提芬·史传奇”的名字。


【三】
钢铁侠,蜘蛛侠和奇异博士有时候会一起在復仇者大厦的顶端分享最新款的限量味道雪糕,因为这能保持最佳食用温度,同时有360度纽约夜景欣赏。

这大概是叫奇异铁蛛的浪漫吧。


【四】
“终于放假了,这时候储下的零钱应该可以去一躺小旅行⋯⋯让我看看,这家机票1200块⋯⋯这家1080⋯噢,明天12点预约有优惠,我码一下——”蜘蛛侠咬着笔头一边上网一边喃喃算着怎样来个暑假穷游团。

钢铁侠路过瞄了瞄,随口问了句:“想去哪?”

蜘蛛侠很兴奋的回答:“我有一个小假期,想带梅姨去德国游一转。”

钢铁侠哦了一声,“什么都不用弄了,去找佩珀吧。”

佩珀自然会把一齐都准备好,由机票到食宿。看,钢铁侠无所不能。

这时奇异博士刚好回来,于是又问了蜘蛛侠一句:“去旅行?”

蜘蛛侠高兴的回答:“是的,打算和梅姨去德国玩一转啊啊啊!”

话口未完蜘蛛侠便掉进一个橙色圈圈里不见了。奇异博士转头问钢铁侠:“还有一个梅姨在哪里?”


【五】
这晚钢铁侠在众人展示他千杯不醉的酒量。他拿起一枝酒,咕噜咕噜几口便喝到见底了。

在场都是不怎么好酒的班纳,未成年喝酒的蜘蛛侠,不喝地球酒的星爵,和目无表情的奇异博士。钢铁侠基本上并无对手,于是喝得更嗨了,抓起第二瓶酒,喊道:“看我一口喝完这杯——”

说罢钢铁侠仰起头咕噜咕噜的喝着酒,怎料这酒像是永不见底般,喝着还有,喝着还有,钢铁侠却誓不服输,打死也要把酒喝完才放下,憋得脸都红了。

班纳于心不忍,连忙上前拉着钢铁侠:“別喝了托尼,要呛着了!”

蜘蛛侠在旁边担心地嚷着史塔克先生,史塔克先生,星爵在另一边哈哈大笑,奇异博士挑着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过了几秒实在是憋不住了,钢铁侠终于停了下来,抄起酒瓶就往奇异博士那里抛去,吼道:“史传奇!”

红斗缝妥妥的接住了酒瓶放到一边,奇异博士淡定地说:“拼酒伤身。”

星期五的声音及时的传来:“这是来自首席家庭医生的建议,希望老闆还是遵守比较好。”

“......。”奇异博士突然有点后悔说话了。



—————

突然嗑爆奇异铁虫superfamily梗,朋友相信我,入股吧!!

當MCU在極力拆盾鐵的同時官方遊戲念念不忘大力推⋯⋯隊長三句不離吹鐵罐這波操作我服

前面還有句“According to the information Tony give me..”

這波雙線打boss同時隔空同步發閃的操作才是我大盾鐵啊!!

妇联3Repo,总括一下我萌的cp所发的糖

不想被剧透的小伙伴请无视



🤣🤣🤣🤣🤣🤣🤣🤣🤣🤣🤣🤣🤣🤣🤣🤣🤣🤣🤣🤣🤣🤣🤣🤣🤣🤣🤣🤣🤣🤣🤣🤣🤣🤣🤣🤣🤣🤣🤣🤣🤣🤣🤣🤣🤣🤣🤣🤣🤣🤣😂🤣🤣🤣🤣🤣🤣🤣🤣🤣🤣🤣🤣🤣🤣🤣🤣🤣🤣🤣🤣🤣🙊🙊🙊🙊🙊🙊🙊🙊🙊🙊🙊🙊🙊🙊🙊🙊🙊🙂🙊🙊🙊🙊🙊🙊🙊🙊🙊🙊🙊🙊🙊🙊🙊🙊🙊🙊🙊🙊🙊🙊🙊🙊🙊🙊😊😊

























剧情讨论和剧透也够多了我就不详述,总括一下我萌的cp所发的糖

All铁All发言注意!CP洁癖者慎看!




1)托尼知道幻视不见了,有人问怎去找他,托尼说“probably Steve Rogers"
不情不愿赌赌气气的小情绪,不说Cap也不说Rogers,直呼全名了也是特別了,有种在乎的生气
2)铁罐慢跑时也随身带的小手机
3)队长回基地时沉默三秒后说的Home
4)再加上后来回家时碰到军事会要说话他,队长一脸“我就是要回来,你有本事搞我啊”的冷漠脸,还说了一句"lost the best defender",这就是指铁罐了(之前报导托尼失踪),二话不说跑回来帮忙和忧国忧民脸的队长的确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我觉得盾铁这对在妇4还能抢救一下
5)铁罐是真·知名人士,Thanos知道他,奇异博士知道他,铁罐一脸懵逼,表示我那么有名我也很苦恼啊
6)科学组Bruce对Tony爱的抱抱,没把Hulk放出来也是给Banner实力的肯定吧hhh(女将军看Bruce驾铁甲时摔倒一脸鄙夷的表情真是看一次笑一次
7)被宠上天的小蜘蛛,最后扑到铁罐怀里撒娇QAQ为了看小蜘蛛这票价也值了
8)奇异铁的浪漫在于嘴炮完又深情,深情完又嘴炮,你抛的梗我都能接,博士在看那14xxxxxxx个结局的可能性时托尼跑过去问他没事吧,那声真是爱啊!而且博士和小虫也很有火花,奇异铁+小蜘蛛,真·Superfamily..
9)然后博士交宝石,Tony问为什么你要这样做,这简直是妥妥言情路线⋯
10)最后博士直接说一句“Tony"(之前都是Stark)把我萌化了
11)个人觉得最后大家化灰那里来得突然,又没配乐,没想像中的催泪⋯比较感人是首杀Hemidall 和Loki,雷神用命开火炉,Groot用自己做了斧头,还有Thanos承认把Gamora是真爱然后抛下去的一幕
12)Rocket是真的很喜欢雷神,Thor叫他兔仔他都不反驳
13)其实星爵和雷神有蜜汁cp感,但星爵的直男属性太强了
14)其实我想说的是Gamora和Nebula姐妹组才是真爱!
16)吧唧莫名喜感,然后传说中的冬兵x火箭杀敌梗出来了!只见Bucky一手提起兔仔(误)然后360度旋转射枪⋯又萌又帅,Rocket跟Bucky还嘴炮了一点点,大萌,果然Rocket很想要他的手臂hhh
17)寡姐这次是专业出场救人的
18)猎冬的糖就是Bucky回来之后,马上跟Sam站到了一起⋯同框了一秒就没了,罗素明显想推Sam和Rhoedy....
19)关于星铁,星爵消失前最后Tony还是喊了一声Quill No,这算是一颗糖了⋯
20)还有"Mr Lord"
21)星爵的作战计划很ok,然而实战很坑b
22)这回Paul真人上阵演Vision,和女巫卿卿我我,这算是官方盖章贾尼已亡了。
23)连Friday也掉线大半线,铁罐打架全靠脑子
24)金牌打野 败方MVP Thor Odinson
25)Loki终于承认自己是Odinson,这是真的一枚大糖了
26)铁虫奇异铁是高甜,但是断了售后,要等一年才能等到他们回来⋯这期间产的衍生同人除了AU简直没法活⋯反而盾铁这回没交集但是一起留下来了,可脑补空间是⋯⋯无穷无尽,而且还有找惊队呢,还有可能把鹰眼啥的带回来呢,太大想像空间了

27)最后墙橹灰飞烟灭死一大波感觉不可信,真是凉透了的我想应该是Hemidall和Gamora,至于Loki,鉴于他是邪神还真不好说,五五开吧⋯


以上




【霸姜】天水小甜姜

童话故事风,霸宝和小姜的故事
———————

夏侯神医有一个儿子,叫做霸宝,虽然生了一张娃娃脸,却十分聪明勇敢。

自小霸宝就看着爹爹在家里磨姜粉,爹爹说,这是云南小黄姜,性辛,味苦,乃一道好药也。霸宝尝了尝那小黄姜,皱着眉头说,好辣,好苦呀。

夏侯神医拍了拍儿子的头,说,天下的姜都是又辣又苦的。霸宝点头,可是心里还是想着,要是有姜不辣又不苦就好了。

有天霸宝提着小黄姜去卖,有个妇人来了,尝了尝姜粉,说,哎呀,这姜太辣太苦了。霸宝回答她,哪有姜不辣不苦的呀,妇人回答他,有呀,听说有一天水小甜姜,又甜又漂亮,是天底间最珍贵的东西。霸宝一听,很是惊讶,心痒痒的,日夜都念着想要找那天水小甜姜。

于是霸宝便离家出发去了,为了找那天水小甜姜,带回来告诉他爹爹,天下里也有姜是甜的。


勇敢的霸宝越过山,渡过河,走过丛林,穿过荒野,沿途上不断问路人,请问你见过天水小甜姜没有呀,请问你见过天水小甜姜没有啊,却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

霸宝走了很久,走到了绿油油的竹林蜀地,看到了大熊猫抱着竹子翻滚,自己却找不到半点小甜姜的情报,不由得十分难过。这时大雨滂沱,他经过攀山涉水,又累又饿,被大雨一淋,脑袋重得很,昏昏沉沉便睡过去了。


霸宝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躺在舒适的小木屋里,裊裊饭香传来,肚子正咕咕乱叫,此时有一个青年走进来了,长得清秀,腰背挺直,手里捧着小菜米饭。他见霸宝醒了,很高兴的说:你醒了太好啦。你一定很饿了,快来吃饭吧。

霸宝连忙吃了米饭,了解到原来这青年在上山练武时正好经过,救起了昏迷的自己,还替自己退了热,心里很是感激。那青年名叫小姜,霸宝跟小姜很合得来,小姜也很照顾霸宝,霸宝虽然也很想照顾小姜,但小姜太强了,能文能武,并不需要霸宝的照顾,这让霸宝有点苦恼。


有天晚上他们在聊天,小姜问霸宝,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做什么呀?霸宝回答,我来寻找天水小甜姜,它又甜又漂亮,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我一定要找到它,然后带回家让我爹爹看。小姜点点头,说,虽然我没有听过这样东西,但我也希望你能找到。霸宝有点期待的看着小姜,又说:你能陪我一起去找吗?小姜顿了顿,还是摇摇头,说:我要听师父的话,一路往北走,找到那个觊觎祕典的大魔头,然后打败他。

霸宝好奇地问:那是个什么祕典呢?小姜认真地回答,道:我家公子有一本家传的祕典,那是能战天下的神招,我家公子仁德并备,只要等他学成了,便能维护天下和平,让百姓安居乐业了。可是北方有一个大魔头,天天觊觎着这祕典,我师父说,必定不能让大魔头得到,只要我学成武艺,把魔头找出来然后打败他,便能看到仁乐之世了。

霸宝听着小姜的大志,觉得十分激动,发现自己的目标比起小姜的实在是太渺小了。霸宝听说北方的魔头十分厉害,怕小姜以后的路可能会很危险,便决定留下来陪着小姜北去,待打败大魔头之后,才去寻找他的天水小甜姜。


小姜很高兴霸宝能陪着他北去,霸宝虽然没有小姜般那么有大志,可是他现在也有一个目标,就是照顾好小姜,就像那时候小姜照顾着自己一样。

霸宝和小姜一直往北走,一路上打败了不少大魔头的爪牙,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们还是没找到大魔头。霸宝也学起了武,勇敢地跟小姜并肩作战,理智地把逞强不服输的小姜架回去,细心地替小姜处理伤口。霸宝看到小姜身上的伤愈来愈多,心里也闷闷的发疼,他觉得小姜真是太辛苦了。

霸宝一直跟着小姜作战,也长得不再是那个娃娃脸的青年了。小姜有一次跟大魔头的儿子交手,伤口深可见骨,霸宝心里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你要苦苦坚持呢,而且只有你一个去面对那大魔头。小姜仍是如初见般坚强认真,只是累得不再意气风发了,他回答:那是师父交托我做的事情,我一定要完成,为了守护公子,也为了这天下苍生。

他又说,要是你累了,你可以离开,我真的不会怪你,而且前路愈来愈危险了,我不想看到你受伤。

霸宝摇摇头,这刻的他也像极小姜般坚强认真,只是多了一份柔情。他回答:我并不怕。无论你去到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一天霸宝出去採药,无意中听到大魔头的探子回报,说蜀地刘公子已经将祕典主动献上了。原来小姜出战的这段日子,大魔头不断找人威胁利诱刘公子,没了小姜的保护,公子心神俱疲,最后还是把代表天下苍生的祕典放弃了。霸宝大惊,连忙想把这事告知小姜,不料却被魔头的爪牙发现了,很快便被围困。霸宝奋强抗敌,奈何寡不敌众,身上受了重伤,走都走不动了。

此时小姜单枪赶来,硬是杀出一条血路,把霸宝救走,霸宝已经弱得无力再说话了,小姜咬着下唇,用力的架着霸宝,呜咽着开口:你挺着,我家乡天水里有一个神医,他一定能把你治好,你会没事的。

霸宝昏昏沉沉的脑袋里突然一个激灵,他颤颤的睁开眼睛,看到旁边小姜的侧脸,心里又惊,又乐,很多东西想要说出来,想要问,他的嘴唇动了动,却还是开不了口。

原来他的家乡是天水⋯⋯小姜是天水人,天水,小姜,都中了,就是不知道甜不甜。霸宝心里激动起来,他的天水小甜姜是不是原来一直在眼前呢?霸宝努力地想要向小姜那里蹭,但他太虚弱了,整个身体也已经动不了了。

他很努力,用上了毕生的力量,抬身过去,把嘴唇印了到小姜唇上。四唇相碰之间,霸宝尝到了,他仅余的味觉告诉他——

——那是甜的。

霸宝很高兴,他高兴极了,他终于找到了天下间最珍贵的东西,他的天水小甜姜,但他又悲伤至极,因为他无法带回去给爹爹看了,也无法再保护他了。

霸宝不知道的是,后来天水小甜姜也不再甜了,他沾满了泪水的咸,鲜血的腥,抱憾的苦,最后落入了黄土。



小姜死去的那一日,妇人看着天,喃喃自语:可惜呀,可惜呀。自此天下真的再无不苦不辣的姜了。





———————

真。童话结局

———————

霸宝睁开眼睛,眨了眨,想要认清身处在什么地方。他的脑袋有些混乱,到想起来的时候,连忙便想往外跑,想去找小姜,告诉他——


他忙不迭爬下床来,不料一个脑袋便撞到了他爹爹怀里。并不比他高多少的夏侯神医抽了抽霸宝的脑袋瓜,说:傻儿子,就会睡个日上三竿,还记得起来了。


霸宝懵了,忙问道:爹爹,小姜呢?夏侯神医回答:谁是小姜呀?霸宝急急的又再问,那北方的大魔头呢?他被打败了吗?


夏侯神医回道,儿子,哪里有什么大魔头呀,现在可是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呢。霸宝很是惊讶,夏侯神医又敲了敲他的脑袋瓜,说,快乖乖起床,给新来的邻居打个招呼,人家都在等着你呢。


霸宝穿的整整齐齐,提着他家的小黄姜便出发了。他的新邻居是一座很朴素的小屋,霸宝敲了敲木门,门就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很干净的年轻人,他有着世上最为清亮的眸子,带着最熟悉的味道。


他说:“你好,我的名字是姜伯约,请多多指教。”


霸宝闻言,頓了一頓,立正,抱拳,用上了毕生的认真,道:


“你好,我是夏侯仲权。很高兴认识你,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



小姜看着霸宝,笑了开来,如晨光,如朝霞,如这世间里最耀眼的光芒。從此,这抹阳光落在霸宝心头,成了永生永世最甜的味道,再不会化开了。


【笔友组/权丕】知君未识君

这是一个他们都死了之后才相见的故事
极乐世界设定,零考究零逻辑⋯纯粹是⋯想嗑一下笔友组⋯

OOC避雷注意
———————

孙权推开木门,入目一室辉煌,金光烛台映着星火闪闪,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帝王的御卧。

他环看四周,曾想是自己的内室,转又觉不是,这种书香古韵,满室盈绕的香气,怎么也不像是自己的风格。他抬步入门,只看到案前抚琴的背影。

孙权不知为何心里就知道这是曹丕,像是有把声音明明确确告诉他似的,曹丕比他早去太多年,这甫一相见,还是一副风华正茂,君子翩翩的样子,此刻垂着眸子,指尖缠于琴弦之间,只觉他更像是位逍遥天地之间的公子,而不是那个一生困于君王室中,乱世之内苦命拼搏的魏王。

孙权眼眸骨溜溜一转,把脑袋偷偷探到镜前看看自己此时是个什么容貌,当下长舒一口气。曹丕那是最光彩动人的年纪,幸好自己也不是以临终时那龙锺老态示人,好歹自己年轻时也身形高壮剑眉星目,不然那相差那么大就得尴尬了。孙权在后面探头探脑,忽地听琴音一个剎地尖锐变调,喊了一声:“看完没有?”

曹丕这一喊,八分震怒,两分委屈,孙权听得心肝一抖,随后耳朵都软了,快走两步到了曹丕身边,定好身子正经八百行了个礼,道:“陛下。”

不听倒好,一听更来气,曹丕双目一眯,道:“原来吴王心里还有一个陛下。”

孙权的眼神闪烁几下,却不回答,只是坐正了身子,瞧着曹丕怒目赌气的样子,又道:“陛下不弹琴了?”

曹丕侧目而过不去看他,徒留孙权一个背影:“无人知音,不弹。”

孙权在原地想了想,毕竟这都是极乐之地了,也不知眼前这曹丕是真是假,似幻而虚,可能只是自己那一生对曹丕那好奇思想念化成形,懒得多想,便见招拆招罢了。孙权见曹丕气怒,却也不急,作了一礼,退出室外。他回身抬头一看,眼前明明白白却是他孙吴大地,心里疑惑,怎得魏王会住了在他府内呢?连忙问人打听一遍,皆无人知晓,只道吴王在打趣玩笑。

孙权一肚子问号,跟他东吴众人处了一天,晚上便推门回自家卧房。他甫一推门,便见曹丕背对着他正欲脱衣和寑,着实吓了一跳,谁退也不是,犹豫道:“陛下?”

曹丕换衣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斩钉截铁的说:“出去。”

孙权听话立马想要走,正要抬步,却又觉有什么不对,在房门磨了几下,还是回道:“但...这好像是我的卧室。”

曹丕嘆了口气,回过身来,一身素衣已经扣好了,孙权觉得自己直勾勾盯着他的目光应该还不算大不敬。曹丕衣袖一摆,又道:“过来。”

他拢袖曲膝坐下,孙权轻走几步连忙滑到了他身边也正襟危坐,曹丕斜睨他两眼,目光又离他而去,只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却说当天曹丕到此极乐之后,到处都像当年许都无疑,不知为何自己卧室竟成了对江笔友的卧室。

孙权问,陛下怎么知道这是我的卧室?

曹丕回道,朕看到你的抗魏大计,立帝大业,之类之类。孙权有点忐忑,心想着怕是该再死一回,曹丕又说,朕还看到朕手写的典论,整齐放在书案前,伴着你的回文心得,观点有趣。孙权心里还是忐忑,不知观点有趣救不救得了他一条小命。

幸好曹丕没再把这话题继续下去,只道后来他把孙权的东西通通换了,当成自家卧室住了好一段时日,孙权来得晚,晚到曹丕都快忘掉这卧室本不是他的了。孙权稍稍哄近了身子,朝曹丕道:“那现在我....”

“出去。”曹丕直接答了,起身回塌边而去。

吴大帝一晚下来出去过来都不知被叫了多少次,诺一声,应了。



孙权第二天推门进来的时候,曹丕正在案前挥毫。他闻声抬头,眼有疑色,孙权知他想问些什么,先行回答了:“我已经把厢房换过了,推门一进,不料还是...陛下御卧。”

其实曹丕本人何尝没试过,只是这空间永远像是相连的。他搁下了笔,转念又想反正这是阴间冥界,奇闻怪事屡屡不鲜,也就由他去了,应道:“进来罢。”

结果孙权曹丕莫名共寑一室,曹丕多是自顾自写画,孙权每天洗净荔枝橘子来献,珍品古玩变着法儿来奉,把曹丕哄得找不到地方来挑剔。

这晚曹丕在读诗文,孙权在旁边一片一片剥着橘子,剥好了,曹丕读得专注,也不见有意来吃,孙权百无聊赖,不知怎地就起了个小心思,把橘子喂到曹丕口边。曹丕也许是沉进书中世界了,张口便咬,也不管那是些什么,孙权投喂了一小块,见他反应好,便继续去喂,一片分几口,好不乐乎。一连喂了几块,也不见曹丕反应过来,于是孙权的小心思又冒上来了,把手指递到曹丕嘴边,手上却不捻着橘子。曹丕仍是不疑有他,张嘴就咬,牙关都擦到了孙权指尖上。

指尖不甜,只带微咸,曹丕这才回过神来一看,只见孙权在旁边忍着笑。他抿了抿唇,略气道:“放肆。”

孙权自然道了歉礼,曹丕不再管他,舖床去睡了。孙权把手拢回衣袖里,不由得地细细擦了擦指尖,竟觉那段苏苏麻麻,好不荡漾。


曹丕在孙权房里住得久,自是佔了主卧,后来孙权到来后,便在偏室也置了一张床。那天曹丕夜里正睡得昏沉,忽地颈侧传来温温热热的质感,身上像是被些什么压着,死沉死沉。曹丕身体一僵,勐地清醒过来,只见孙权那高壮的身子倒在自己身上,似在呢喃,又在磨蹭。孙权甫一动身,便是浓浓酒香扑鼻,曹丕平素并不好酒,就算喝,也是醇香美酒,孙权身上那种三白烈酒,他也不知有多少年没碰了,此刻酒气呛得他厉害,双眉紧皱,朝身上那人推着,唤他的名字:“孙权,孙权。”

孙权喝不得酒,一点小酒都能醉得厉害,他生前如此,到现在也是如此。他本来酒醉,循记忆而行,回到自己忆想中的床铺,却不想上面躺了个人。他听到有人声声唤自己的名字,也不多回应,只想努力往床上爬,变相手脚都在曹丕身上乱摸。曹丕哪里容得他如此放肆,抬腿便踢,孙权被踹得一个踉跄,酒劲夹着怒气一涌而上,手上竟更是用力了。曹丕被按得生痛,脾气也是不小,斥道:“你这酒疯竟是发到了朕这里不成!”

孙权称帝二十三年,许久没听人在他面前自称朕,此刻一个激灵,眯眼细看,脑海中搜刮着对眼前人的记忆,手指不自觉地抚上他下巴,似是醒了几分,双眼却像沉醉迷离,只道:“曹丕...曹子桓,你在梦里也是非要命令我,是吗?”

原来他这回大醉,醉到以为此情此景只是黄樑一梦,甚至不记得他已仙去,只当自己仍是东吴大帝,曹丕隔五差三问他索物,逼他要子,胁他开战,他心里自然是觉得一万个麻烦,但对曹丕寄于字里行间里的豪气情义,或壮志,或缠绵,孙权还是存在几分欣赏特別,偏生他一生从未碰面,知其人,却不识其貌,孙权说到底始终对他有一份好奇,想探未探,又厌又望。

他低下头去,声音沉哑,突然没来由的扯起了话:“我曾问过传魏使者,问他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他答我,天子威严庄雅,乌髮如绸,眉扬入鬚,”孙权抬起指尖,沿着曹丕眉骨划过,一拉,一顺,手里力度轻柔至整,仿如羽毛拂过,曹丕对着孙权突然而来这份撩人露骨的剖白,被他弄得一时迷了,只是回望孙权,身体似是着了魔般,触感都被孙权带着走,孙权的目光随他指尖移到曹丕脸上各处,似在仔细端详,又似痴迷欣赏,嘴上仍是继续轻语细念,只道:“目藏寒星,剔透至极,看得人心神皆服....鼻正,唇薄,唇色...”他的手指沿着话之所指一路往下,直到停在曹丕双唇之上,却是剎地止住了。一时沉默,两人皆是一顿,最终孙权底气摇晃起来,像是终回復了他酒醉的样子,喃喃道:“唇...他没有说是该什么样...”

没头没脑的一句,气氛都不一样了,曹丕莫名就想笑,嘴唇动了动,孙权指尖正搭着曹丕双唇,他这一动,那股曾经温暖苏麻的感觉又荡开来了,撩得心尖儿都发痒,头脑一热,低头便擒住他嘴唇,吻了下去。

孙权的指尖探索了更多温热幽祕的地方,他知道了更多传差使者不知道的形容,他的天子一双腿能折多深,下巴能仰多高,嗓音能有多哑...

最后补充,陛下唇色绯红,如桃。





這種
快感
只有我能給你

👆🏻斷章取義留意一下,我嗑子桓嗑一輩子

风岚:

回放了好几次终于看清了,我本来以为是刘平要杀曹丕,仲达把丕推开了呢,原来是义和要刺仲达,结果被丕用手握住了,不过好像还是伤到仲达了吧…
好想赶快看这一幕哦,大型修罗场😂

对了,丕和仲达的cp应该叫什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