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

為著等你回應 全城亦要為我安靜

【邪簇】兔子月餅

中秋贺文,治愈甜饼一发完

—————————————




杭州的楼房不高,高楼大厦少,一般的小区里,楼房一家挨著一家的,长得又矮,有时候在天台,探个头就能看到旁边在干什么了。


吴邪点起了根烟,靠在天台的墩子旁。黎簇在他对面的天台,身边热闹得很,大学新生是最活跃的时候,什么活动都在这时期弄。十八岁呀,年轻,活泼,有足够的本钱去狂妄自大。


那边大概是黎簇学系弄的迎新聚会,一帮少男少女,甜美动人,帅气精明,都聚在一起,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黎簇却明显跟他们格格不入。他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可那眉眼陵角却被那风风霜霜磨得愈发凌厉。黎簇心里在想些什么,听到些什么,也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了。


吴邪瞧著他,就像看到一只独角兽隐去了自己的灵角,潜藏在群马之中,又像一只猛虎,盘爪俯视著一群小猫。他赞叹对方出落成熟,又婉惜男孩天真不再。吴邪又抽了一口烟,暗道自己果真是老了,怎么愈来愈多愁善感了。


吴邪在那吞云吐雾了没一会,黎簇很快便注意到他了。他有点惊讶,却也没太大表情,甚至连点个头示意都没有。他忙著被女生围绕呢。


黎簇看到吴邪的时候心里沉了沉。看到他总没好事,一埋劈哩啪拉想要骂人的话突然翻涌而上。黎簇故意别过身去不看吴邪,等他自个沉殿了几秒,再去抬头的时候,这可好,吴邪又不见了。


黎簇当然不会做擦擦眼睛这样的蠢动作,他也不信自己有精神病,吴邪肯定是来这了,知道自己看到他之后又消失了。


屁,逗我玩呢。黎簇心里骂,吃著刚烤好的鸡翅膀。这皮脆肉香,倒是太烫了,一咬,嘴唇都辣的慌。


黎簇撇撇嘴,冷著一张脸勉强吃完了那热情的鸡翅膀,千想万想,还是吴邪。他低低骂了一句,娘的。随便抹抹嘴,移屁股下楼去了。


果不其然,吴邪在楼下等著他。黎簇先发制人,才一碰脸,嘴上便逞了强:“吴老板,等很久了啦。”


意思就是我知道你来找我,我就知道你在等我,可我就不下来。勉勉强强瞧你等著可怜看看了你死了没。


吴邪只是笑了笑,道:“行啊,小子,长得不错。这不,油光满面啊。”


吴邪看著黎簇的嘴角意味深长的笑,黎簇被看得发毛,连忙抬手擦了擦嘴角。


擦了两边,什么都没有,黎簇知道自己逃不过被耍了,瞪著一双死鱼眼问道,你来干嘛,有屁快放,没屁滚蛋。


黎簇在同龄人陌生人面前策的那道气场在吴邪面前的确没什么用,可能吴邪就是个学太极的,随便一个四两拨千斤,啥都打散了。


吴邪拿著个手挽袋子,从里面掏了一个小东西来,黎簇一看,是只小兔子。能吃的那种。


这个精致的兔子款月饼,黎簇看著傻眼了,心道吴邪这人是不是不正常,千里迢迢就来给他看一只兔子月饼。


吴邪把月饼朝黎簇那里推了推,道:“尝尝啊,没毒。”


黎簇不要白不要,反正嘴馋,就著吴邪的手张嘴就叼了。嚼在嘴里,味道不错,就是甜了点。


“太甜了,”黎簇勉勉强强作出了点评,“你这年纪那么大了,还吃这么甜,早晚糖尿病死啊。”


他这话五分关心五分嫌弃,吴邪自己拿了一个也吃吃,一脸没事儿的道:“还好吧,你们年轻人得爱多吃点甜的,一早吃那么苦了,得吃到什么时候才到老了啊。”


黎簇啧了一声,回道:“我什么时候老不劳您费心了啊。”


“想多了,我肯定不会费心你费到老。”


你早就不费心我了,还来什么吧啦吧啦说狗屁呢。黎簇双手插兜,摆出了副不耐烦的小嘴脸:“吴老板你闲得慌吧,大老远来请我吃兔子?”


吴邪捻了捻手指,把那些月饼粉屑都擦去,掏出了手机按两按,递到了黎簇面前,示意他看。


黎簇往手机一瞧。心里突然像被悬起来似的,噗通噗通的跳得飞快,嘴唇张了却发不出声音。他死死盯著屏幕一会,视线又转到吴邪脸上,过了许久,泄气般的急急呼了两口气,才道:“我,擦。”


他的声音颤了。不可置信的,气的,惊的,也有慌的。


“你连我妈也拉上了?”


吴邪点了根烟,摇头道:“她在我家的店买了东西,商量久了,留了联系。这是她发朋友圈的照片,她现在人还在自己家呢。不信,你看看记录。我许久没管店里了,最近翻了翻,这才知道。”


黎簇戳著记录,这的确是生意号,消息往来都翻不出什么毛病来。再说,要是吴邪想动他妈妈,早在让他进沙漠的时候就可以动手了。于是他又翻回了她的帐号,点开那张动态,盯著那行字,放大。


“中秋佳节,人月两团圆。”


他太久没看过妈妈了,久到连样子也开始模糊,记忆中他妈妈是漂亮的,温柔的,可是永远活在痛苦和惊慌里的女人。现在这图里的,仍是漂亮的,温柔的,但笑得幸福甜蜜的女人。


黎簇知道这句人月两团圆中没有他的份儿了,但他一点也没恨过,他想念,他不甘,但从不会干涉。这些年来他没有妈妈的半点联络方法,埋藏心里的感情积得久了,模糊的记忆和清晰的现实重叠,一时之间令他有点想哭的感觉。


他的眼泪不值钱。流泪了,也没改变到什么,所以不会再哭了。他的眼眶红了,喉咙酸了,可是没有哭。


这是开心事,有什么哭的理由呢?他握著手机,有想把照片存下来的冲动,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黎簇缓了一会,从记忆的城堡里回来了,这才看得到,妈妈那秀上朋友圈的月饼,跟自己刚刚吃那兔子月饼一模一样。他心里咯噔一下,猛地看向了吴邪。吴邪正呼了一口烟,眼前烟雾缭绕,像是模糊了他的轮廓。


黎簇也是看不清吴邪这个人了。因为这是吴邪,所以他这举动无疑是善意的;但也因为这是吴邪,黎簇更不知道这善意的举意背后带著些什么意思了。


既来之,盯安之。黎簇知道自己想不过吴邪,他愈是去猜,便愈是中了他的邪。索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有什么是他黎小爷应付不了的呢。


黎簇默默的在那张动态上点了个赞,把手机扔回给吴邪。除了擦擦鼻子,他没表示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没道谢,也没发怒。吴邪接了手机,对上了黎簇的眼神。


其实一个眼神,一切就都明了。黎簇的确长大了。


他们无言了一小会,吴邪又开声了:“手机拿来,加个好友。”


黎簇不情不愿,道:“不加。”


吴邪道:“饭店有活动,吃饭拍照片放上网收到五十个点赞有一百块现金回馈,我欠赞数呢。”


“....”黎簇忍不住吐槽,“你要不要那么抠?你吴老板随便打个喷嚏也没了一百块吧?”


“所以说你小朋友,不会理财,不懂赚钱,注定穷一辈子。”


“放屁。”


黎簇加了吴邪好友,找到了一张映著空碗子和空碟子的照片。他按了赞,嫌弃道:“这都什么跟什么,有人给你点赞才有鬼吧。”


微信设定看不到非好友的赞,黎簇好奇心作祟,悄悄探头过去偷看了一下吴邪手机里显示的赞数。算上自己就只有四五个了,黎簇嘲讽嘲讽道:“吴老板,你这不是相识满天下吗,就算照片拍得丑也该不少人撑你啊。”


吴邪把手机收回兜里,答道:“这我私人微信,拨号直达,长期在线,能谁都有吗?这不是拿月饼来巴结你求赞了,你这回赚了,不亏。”


他把那个月饼袋子里挂到黎簇手臂上,拍了拍人肩膀,道:“走了走了。节日快乐啊。”


黎簇在吴邪离开之前眼明手快的把他嘴里叼著的那枝烟拔了下来,随便扔地上踩了踩,转个身,抢先潇洒的走了。




评论(8)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