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

為著等你回應 全城亦要為我安靜

【马库斯x康纳】The Good Soldier好士兵(全员人类AU)

简介:马库斯和康纳曾经是並肩的队友。直到一件意外的发生,马库斯失踪了,直到现在重回康纳的眼前,但他还能相信他吗?
全员AU,长篇注意。


下午四点半。

康纳在招待室里已经站了超过两个小时了。他的直属上司和拍挡汉克,在这段时间里共借口上洗手间去了九次,偷偷在外面喝完了三瓶啤酒,看完了球赛报导并下了赌注,现在正半靠在墙上盯着眼前那些形形色色来回的白领高层。

“我真不懂有什么好视察的,”汉克从喉间烦燥地咕哝,“像是他们觉得自己来了之后士气会突然振奋一样,认真的,他们在为局里的单子较真?每件奉上去检查的案子都是那么完美地成功,拜托,谁不知那都是被做过手脚的货色——呃,天。”他打了一个酒嗝。“你永远不知道高层的装逼程度。”

康纳很轻微的笑了一下,这在他正直认真的脸上几乎找不到痕迹。

“副队长,”康纳听着汉克的抱怨,见惯不怪,自然而然的回应:“今天我们的下班时间是晚上九点,在总局长此行完成后还有三小时的总结汇报,现在被人发现你心不在焉,且满身酒气的话——抱歉,我们今晚都不用下晚。”

汉克啐了一声,说:“闭嘴,小混账,你才没感到抱歉,一点也不。我要下班就得下班,你说得像这些领带头脑袋能阻止我一样。”

康纳睨了汉克一眼。“没人能阻止你,当然的,没人。”

“妈的,”汉克咕哝道,“我的脚都要麻了。”


今天对于底特律警局来说是大日子,因为国防局高层来给了一个视察行动。局长级的交流自然是认真而允长的,甚至用得上严阵以待来形容。康纳看着台上进行发言的贝雷克局长,他的腰背站得挺直,手里那不自觉的小动作也停止了。

贝雷克是新上任的国安局局长,上任全凭一系列智破叛国或是通敌的阴谋,过人的胆识和际遇让他平步青云,虽不算年轻,但能当上局长人物,自然也不是什么能小看的角色。

康纳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他跟贝雷克从未谋面,却觉一阵不安,看着贝雷克在台上的演说,随着时间推进,不安感愈发强烈,如芒刺在背一般。他站稳了身体,却难以稳住心神,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他却说不出来是什么一回事。

汉克明显没感到康纳收到的不安感。他正在尝试不那么惹人注目地弯下腰去挠脚。

“今天,我希望能带给各位同事一个重要的信息。我们是同一个团体,无分上下,皆以维护美国人民安全,法治安康为首要目标--”

贝雷克说到一半,突然顿了一下,脑袋侧向一边,手捂口鼻,轻微打了一个喷嚏。他大概是对南部的天气有点敏感,喷嚏是无法抑压的,而这个喷嚏也
让他躲过了那发擦着他发边而过的子弹。

”呯!”

狙击枪的枪声是如此的响亮,整个警局的人,无论台上台下都被吓了一跳,现场没有多少尖叫声,更多的是反应过来后下的指令——疏散,搜查,封锁!

康纳几乎是第一个冲出去的。他的不安感并不是无由之至,提早的警戒快让他反应得更快,也就抢先朝开枪的方向跑去。

警局的位置在市中心,周围不乏民居商厦,要从背对警局的窗口位置开枪,跟据距离,水平高度快速分析,康纳率先冲进了不远处的一栋民用楼房。

进去不久后他便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栋楼房不高,空置率却偏多,他在空置楼层找得到新划的痕迹,狙击手十之八九是从这里开枪。他不知道
现场的封锁速度,他希望警局相信他的判断并相应进行了动作,在狙击手逃跑之前已落下了封锁。要是对方仍然在这里,他是绝对没可能让凶手逃得了的。

康纳是整个底特律警局最精英的一员,他的敏锐和爆发度都很高,但他在警局的受欢迎程度却是出奇的低。他是曾经在国安局中心被降职下来的,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的原因是,但凡一枝既定团队都偏向不喜欢比自己能干的外人,然而在遇到难题是,大家却倾向跟那个人寻求指引和协助。

康纳走向了三楼。那是狙击机率最高的地方,而且他的队友已经集中从最底开始封锁扫查了。

康纳在心里感谢了汉克,他很庆幸副队长一直相信他。

三楼似是空置楼层,偌大的地方空无一人,只有在空中微微飘扬的尘埃。康纳慎地轻步而行,手指扣着板机,准备好随时作战。

他推开一个门口,绕着几条柱子,刚背过身去,肩膀便被人勒住了。对方的行动力看来跟他不相伯仲,康纳被勒住之前可谓毫无察觉,但他不是能被一招制服且手就擒的人。他没在对方怀里受困多久,手下一个用力往外一翻便逃离了制固。他伸手去捡刚被踢掉的手枪,对方亦看准时机般主力挟制他的手,康纳和他几番攻守,动作之快令人目眩,他没能抢回他的手枪,但不代表他没有武器。他的随身小刀抵上了对方的喉咙,在他能说些什么或是尝试划入半分以作制肘之前,对方摇了摇头,轻促了两声,似在作什么提示。康纳眼角稍一向下,便见对方的手枪贴住了自己的腹部,一个扣指之间,便能是肠穿肚烂的后果。

这一个时刻的空档,康纳才有空看到对方的脸。

他先是惊讶,然后是短暂的不可置信,眼睛瞪大了那么一剎,道:“马库斯?”

“康纳,”马库斯像是早知道了跟他交手的人是谁,他只是低声而冷静的响应,夹杂着刚刚搏斗遗下的呼气声。

康纳此刻几乎是迷惑了。

“你在做什么?”他的手里防备丝毫没松,反之然握得更紧了。“你消失了三年,出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局长?”

“我很高兴你还记得这件事,康纳,”马库斯说,他的脸庞半埋在阴影之下,轮廓也看不清。

“什么?”康纳似是被这句话的内容冒犯了,他的语气严苛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贝雷克,”马库斯直接了当的开了口,解释了自己在做些什么。“他是该为那件事负责的人,我们的情报是由他发出去的,是他出卖了我们,我们曾经的二十八人!”

康纳的表情明显有点变化了。他皱起眉来,“你有什么证据?”

“没有。”马库斯倒是答得很干净利落,“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找这一切相关的线索。我知道不少事,但那些都是不可能上交法院的暗线。当天我们的出勤记录,那一整页是空白的;事后报告简洁得难以置信,康纳--”他说,“你不可能半点怀疑都没有,那不是你!”

“我有!但那不代表我直接就拿枪把人杀了,而且我,”康纳顿了一下,他的身份和权限根本不能查得出那么多事,说实话,作为一个曾经被控叛变的国安局队员,他能得到现在在警局的待遇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而现在仍然被指真正叛变出卖队友,在国际红榜几年的马库斯现在却这样突然出现在眼前,说着空白无凭的话,康纳的脑袋交织着犹豫。他的小刀仍然制着马库斯,四周也全是警队的人,只要他一喊,马库斯绝对无处可逃。

“康纳!”

汉克叫他的声音已经传来了,他们和汉克现在也只有几条柱子的距离。

康纳和马库斯交换了眼神。康纳这才看到,马库斯的瞳色已经不同了,他不知道这几年对方在暗地里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只知道当年是马库斯冒死救了他,在那场屠杀和火光里面。

马库斯没有动。

汉克走来了。

“这里没有人,副队长。”

响起的是康纳的声音,他的身影出现在汉克面前,解除了那名灰发队长的警戒心,也把他带离了马库斯的范围。

“我们再去上面查吧。”


tbc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