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鳥爪不住

冷cp專業戶只發甜餅 拒絕所有形式的BE

【邪簇】目中人


却说有天吴邪带了黎簇去吃火锅。黎簇刚下课,肚子饿着,这风卷残云的对着热腾腾的麻辣火锅,面条嗖嗖的吃,嘴唇也染得格外的红。


火锅的烟让面前像是隔了一层雾似的,黎簇埋头吃了一会,才发现到吴邪的目光,一个劲儿往自己脸上看,顿了一顿,又见他没有收走视线的意思,心里噗通几跳,愈发愈不自然,咕哝道:“你盯着我干嘛呢?”


吴邪单手托着头,这种调皮捣蛋的表情动作放在他一个三十多岁人的身上却毫不违和,黎簇开始被盯得混身发毛了,也不知吴邪在想着什么鬼主意,吃东西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就在无意识的吧唧吧唧嘴。


“怎么,你这是黄花大闺女,不给看呢?”


黎簇白了他一眼,吴邪笑了笑,又道:“别脑补了,我在看后面的黄花大闺女,你还没那个魅力。”


黎簇闻言有点夸张的回头一看,原来自己身后站了位大姑娘,看来是店里的员工,穿着一身小旗袍,长得清秀,这一看上去挺是迷人。他又神经质的把头扭回来,装着深沉的点评道:“哎,不错嘛,”他稍稍点了点头,“你的眼光还算不差。”


吴邪不以为然道:“你喜欢这种?想不到啊,她这年纪都能当你妈了。”


“什么?”黎簇被呛得卒不及防,眉毛表情都拧着一团:“不是,你这话说得要不要那么贱,人家看上去明明也没这么大吧,”他啐了一声,道:“活该你到现在还单身。”


“这么说来你求偶经验丰富?”


“屁,不是我说,喜欢我的人由学校排到宿舍,我黎簇从不吹牛。”


“啊,”吴邪若有所思的看着黎簇,回道:“喜欢你什么?在牙缝塞菜渣?”


黎簇呆了一呆,连忙别过头去掏手机整理自己的仪容,待他再三确认自己完美无瑕之后,一时间又羞又怒,尴尬感嗖嗖嗖的攻上心头,气道:“你有病啊?这也得损我!”他下意识的吡牙咧嘴,“就你吃菜不会塞牙缝,你一辈子都別被我看到你吃菜塞牙缝。”


吴邪终于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黎簇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犹不解恨,想到吴邪的身手,又不敢再踹他几下,只得化悲愤为食量了。



他们两人就这样解决了一大顿火锅。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吴邪接到了个电话,店里接收不好,他跟黎簇打了个眼色示意自己离开一下。黎簇不知抽什么风,随口跟吴邪说了句:“你别自己偷偷溜了啊,我没钱。”


话一出口便后悔了,这不是提醒吴邪把自己丢在这里了吗?以吴邪的尿性,这种事肯定做得出来。黎簇在心里抽了自己两巴掌,没想到吴邪倒是停下了脚步,他站在黎簇身后,把手机放离耳边,按了黎簇的肩膀一下,哄下去柔柔的道:“帐我早结了,可是你也得等我回来。不准乱跑。”


黎簇本来想着吴邪会说什么“没钱就卖了你”的狗屁说话,没想到来了这么哄小孩般的一出,愣是没反应过来,等他回头的时候,人早走远了。黎簇在心面愤愤道,你说不让跑就不跑,当我小孩哄啊。帐单结了当然是马上溜人,跟吴邪待在一起总没好事,不是被损就是被卖。


让黎簇更气愤的是,自己还真的乖乖待着等他回来了。他跟自己赌气,撇撇嘴,暗道:“傻逼似的。”



吴邪接完电话后顺便去买烟,让黎簇在门口等着,黎簇倒也真的屁颠屁颠在门口站着,靠着墙壁,掏了手机便在刷。刷着刷着,眼角余光瞧到了刚才吴邪看上的那位大姑娘,踩着高跟在他面前走过。


不知为何黎簇的目光悄悄就跟着大姑娘投去,只见她走入了一个转角小巷,后面还跟着几个男人。那几个人看起来就不怀好意,黎簇暗暗观察着,直到巷子传来两声女生的尖叫。他打了一个激灵,三踏两步走到了巷口,就见那几个男的围着姑娘开始动手。黎簇基本上想也没想,伸手就去挡,身影一闪,竟是混入了人群中打了起来。


男人一打架肾上腺素就飙,黎簇也不例外,少年心盛,总有着个英雄救美一打一百的大侠梦,也不管对面有多少人,手来便架,腿来便挡,这一架打得投入,直到对方人数好像愈来愈多,甚至用上了刀刀枪枪,黎簇才觉不妥。


可这下他已经被困进死角里面了,四周黑压压全是人。他没看到那位姑娘的影踪,心想应该是趁乱逃了,这回至少把人救到,也算不错。他暗忖着逃走路线,还没成型,手臂便被人划了一刀,黎簇回过身来,正好看到有人硬生生帮他卸了另一刀,还没看清楚是谁,右手便被人拉了起来,只听到了一句:“跑!”


黎簇下意识跟着人跑,也不知要跑到哪里,手一直被他牵着,直到拐了七八个弯,黎簇有几次拐得慢,快要跟不上了,那手也没放开过,硬扯着他往前冲。


他们冲到了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里,位置偏僻,周边都没什么动静,一时之间只有两人停下来喘气的声音。黎簇一手按着膝盖弯下身来缓气,这跑得比他刚才打架更费力,他喘了一会,才道:“要命了,跑什么呀?”


吴邪也在喘气,可没他那么厉害,挺快便缓了过来。他白了黎簇一眼,道:“小朋友,你怎么那么喜欢打架呢?”


黎簇听着吴邪有那么点责难又不认同的意思,不由得觉得委屈,气道:“我这不是就为了保护你女神嘛?还怪我了?”


吴邪挑眉道:“什么我女神啊?”


“就你刚在饭店看上的那个姐姐,她刚被人调戏了你都不知道,要不是我⋯”


“所以你是在帮我英雄救美呢?”吴邪笑了开来,嘴角弯弯,唇边那颗小痣也显得特别调皮,道:“谢谢你了啊。”


黎簇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只得愣了愣,咕哝咕哝道:“不谢......欸不是,我说,你能不能上点心,你这怪不得一直单身啊。”


吴邪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凑近了黎簇跟前,说:“你不是真以为我刚才在看她吧?”


“不是吗?”黎簇有点懵逼,“那你在看谁?”


吴邪这时候凑得近了,四目交接,黎簇突然记起了当时吴邪的眼神,也是这般露骨撩人,却又高深莫测。黎簇被看得发毛了,一颗心却又止不住的乱跳,活像那头小鹿在里面咂咂撞大墙似的。


“.....你看够了没?”


“我在看谁?”


“......”


直到黎簇忍不住别开脸了,吴邪才直起身来,柔声道:“走了,回家。”


黎簇糯糯的应了声,迈步向前跟着吴邪走,这才发现,原来吴邪刚才牵他的手,一直都没放开过。


END




评论(8)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