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

伴你走天涯 走過最難及最壞

【玄亮/主蜀国】极乐白帝城


刘备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朴素的天花板。

架在上面的横樑看上去有点儿熟悉,他扭了扭颈子往旁边张望,身边的木窗子透着外面的阳光,饶是一副明媚风光。

很快他便发现了这是他在白帝城里的府邸,他就是在这张床上闭目远去的,他还记得那时候陪他至最终一刻的孔明,他不负责任的一句话就将家国托付于他,撒手人寰之时,他还没看得清楚孔明的表情,眼皮已经重重地落下来了。

忆想至此,刘备又是万般痛心起来,他嘆哀了好一会,这才想到自己身处的地方——难道这白帝城已是极乐之地了吗?还是上天觉得他罪孽深重,应当每每重复他那段自私昏庸,伤己害人,令他后悔难当的时刻?

刘备怀著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站了起来,往外堂走去。

堂堂男儿,既是有错,万般责罚也该认了!

他打开了门,及目之处尽是一片葱绿,和风温逸,他还没来得及细看,便被一场如雷贯耳的吼场震住了。

只听那声音讶道:“大哥!”


来者正是张飞。原来当时关羽张飞命丧之后,不復一刻醒来后全聚在了这府邸,不仅他们,死守樊城的关平,魂断落凤的庞统,病逝不久的法正,也通通落了在这处。

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接受这个明明死了却还在生龙活虎般乱跑乱跳的样子,也不知自己是人还是鬼,后来他们也就这样定下来了,反正该来的总要来,人都死了,这缕轻魂往何处去,什么时候去又有什么相干呢。

张飞见刘备来了,激动得不能自已,他虽是粗神经,也知道刘备出现在这里是个什么意思。他大喊一声,吼着也不知是气话还是愤嘆,道:“大哥!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快啊!是谁?是为何!”他满腔愤情的吼了一声,又道:“为什么那么傻啊!”

刘备见张飞如此,也由是感慨万千,眼里都凝了泪水,嘆道:“翼德,我们兄弟三人曾有同生共死之约,如今,我已经是来迟了。”

刘关张三人终是好好的再聚首了,庞统,法正,关平,马超,后来也跟刘备一一相见。刘备重见几名阔別多时的爱将,实是千欢万喜,转又想到他们为自己的国家功业献了性命,现在大志未成,自己就撒下不管了,心下由是愧疚。

他理了理自己思绪,回到自己房间,竟见一面镜子落在自己床前,那镜子不同平日的铜镜,反而如水般清晰透彻。刘备好奇使然,坐到案前一看,反映的却竟不是自己的脸容,而是他连日来思忆至切,念盼最深的孔明。

刘备大惊,以为诸葛亮竟也随他一样仙逝远去魂入此境了,也不知孔明是槽了什么劫,或是得了什么病才落得如此下场,一时间慌张又心疼,只想尽快抓住他来问个明白。刘备对着镜子急切的喊了好一会,镜里的诸葛亮却像全然听不到似的,只于案前凝神沉思。刘备喊了一会,后来想到孔明既不能闻他见他,想必也不是跟自己一样落入了这死后之地,可这面镜子却一直映着诸葛亮的脸容,刘备细看他身后景物,思索一会,便发现这是他府邸里的一个内室,平时诸葛亮喜在此处阅军简,度战情,铜镜对着书案,诸葛亮这刻便被映入镜里了。

现下这个镜子竟然相通了阴阳两界,也不知是福是祸,可是镜里的诸葛亮看上来是那么的真实,叫刘备实在移不开视线。刘备也知道那的的确确是他的孔明,只见他眉眼低垂,眼前只阅一纸,却似目藏天下,落笔疾书,认真坚定,刘备不知道诸葛亮在写些什么,也不知道在他殁后,这天下三分发生了什么改动,他只知道在一镜之隔对面,诸葛亮还是为他身心俱奉,刘备长嘆一声,也就怔怔坐于镜前,诸葛亮那天在内室待了多久,刘备就在镜前看了多久。

日子渐渐过去,这处“极乐白帝城”实是跟原本的无异,也分日夜四季,也有民居市集,四周一片昇平,就像战火从没掠刮民间一样。

刘备心想,这的确是极乐了,这就是他由起兵以来为之努力的理想之世,安稳平和,没有阴谋诡计,没有病疾之灾,没有战火四起,只有裊裊炊烟。然他构想中的国泰民安,也只能在大家殁没才能实现了,这样一想,却又有点讽刺。


刘备跟蜀国众人安安稳稳的度了几个寒暑,他平日大多都留在房里,看诸葛亮会不会出现在镜前。他有点遗憾这面镜子不能随诸葛亮身影而动,转又觉得这想法不妥,只是每每见到孔明,见他日復日累加的疲态倦色,见他总是锁眉难舒,便觉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关羽张飞等人知道有这一面神镜,他们也思念自己的儿女,有时候诸葛亮宣众将商讨军情,关兴张苞等人也曾出现在镜前。猛将后人承继了当年关羽张飞的雄姿,愈长愈发成熟,当时在蜀国,他们已经是挑担大旗的人了,关张心里也觉欣慰,只是愈见得多,那放不下的思念之情便愈发愈重了,后来他们没再找刘备寻见此镜,只得刘备仍常来跟诸葛亮同坐。

那天诸葛亮在窗前伫立许久,夜星闪耀,一片清明,就像曾经那无数夜里,刘备跟他促膝夜谈,并肩而枕的日子一样。这数年里,孙权称王,曹丕殂,曹叡立,此刻诸葛亮决意率军伐魏,他回到书案前挺背而坐,挥笔上书。开头他的笔还握得平稳,后来却愈是颤抖,凝在眼底的一汪泪落了下来,他却像是毫不在意,仍在洋洋疾写。最后他哭得过份,眼前也再看不清字了,只得微仰着头,泪水肆意的沿着脸颊划落下来,他哀嘆,他痛哭,他想起刘备三顾茅庐开始,他们一起构思梦想的未来,取荆州,夺益州,出川入蜀,刘备毫不怀疑的相信他的预言进谏,他也从一而终的相信刘备带给他的希望和梦想。刘备对他的知遇之恩,两人鱼水相伴的交情,一时间愁绪万千,痛心疾首,他流着泪写完了案前一书,终是肆意的哭得像个孩子。他搁下了笔,仰天嘆道:“主公,若是你在天有灵,请原谅我这失态稚行。唯求你佑后主,佑蜀地,佑天下,往日每有失落吃败,看不到未来之时,主公总能道出明天,道尽希望,”他闭上了眼睛,恸哭过后语气弱薄起来,“主公大志仁德,未曾敢忘。但是,主公,容我一回放肆,若是此刻,你能对我再说一遍...”

诸葛亮所不知道的是,刘备此时也于镜前,痛哭失声,涕泗交颐。



有一天马超回来的时候很是激动,喊道:“你们看我捡了谁回来?”

他身后的人很是无奈,道:“为何用捡?还有为什么如此激动...主公!”

赵云的话还没说完便跪了下来行礼,刘备定睛一看,这不正是赵云么?刘备连忙把赵云扶了起来,细细瞧了他好一会,执手道:“子龙...”

刘备给赵云解释了一下这个情况,赵云早接受了他阳寿已尽的事实,只是睁眼到来不是奈何彼岸而是熟悉的民居农地让他一时呆了一会,他突然出现又把旁边的姑娘吓到了,姑娘惊叫时又刚好被马超听到了,这才出现了被马超捡回家的一幕。

赵云随刘备起兵一直至今,刘备早已视他如兄若弟,亲自帮他备了酒菜,相聚详谈。现下蜀国正着手北伐,赵云参了第一战,却无缘再战第二场,他心有愧疚,也觉不甘,然时不我待,亦无可奈何。

自见得赵云之后,刘备想念诸葛亮的思绪也愈来愈深,当年诸葛亮出山之后,伴在身边的将领已是所剩无多了,刘备这边愈发热闹,诸葛亮那边就愈得冷清,叫刘备如何不心疼。

诸葛亮这时候已生出华髮,不变是的髮丝依旧柔软如昔,刘备看着镜中人,不敢伸手触碰,也不忍再去细看岁月在他身上划染的痕迹,只得喃喃道:“孔明,你也有白髮了啊...”


后来刘备这府邸便果真愈来愈热闹了。基本上每次北伐,就多来几个,刘备所认识的爱将差不多也全上来了,张苞不久后也到埗,被张飞痛斥一番之后又被他抱在怀里涕泪纵横。再之后关兴也来了,关门四杰转眼只剩下一对弟妹,直教命运弄人。

关兴到来后,他和张苞二人便像是回到了年少时那曾无忧无虑,相依相赖的相处模式。只是张苞对他相比以往更是细心呵护备至,这让已不年轻的关兴也觉得有点过火奇怪了。某天关兴忍不住抓住他的手臂,认认真真的问道:“你怎么了?”

张苞一顿,挠了挠头髮,顾左右而言他好一会,这才道:“当日是我鲁莽失算,丢了性命,这才让丞相折了一军,又让你苦战至今。我们曾如父亲那般立下结义,愿双双并肩到最后一刻,但我却是早早失言了。我是义兄,没保护好你,是我的责任。”

关兴闻得此话,轻轻的嘆了一口气,手下微一用力让张苞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只见他摇摇头,轻声道:“你已经保护了我一辈子了。”


刘备的府邸愈是热闹,他就愈发忧心,不知孔明那边情况是不是愈来愈艰难呢?现下爱将满堂,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决不想孔明也随他到来,却也不忍他孤苦坚持。他看着这昇平盛世,这些年来活在安和中,惊觉自己渐渐也开始忘了他不负责任地远去,白得这片极乐之时,真实的蜀地其实还是伤痕纍纍,诸葛亮如何奋力拼命,外征内稳,也不过是为了将这天下朝他的理想拉近一毫半分而已。

诸葛亮出现在镜前的时候已经愈来愈少了,刘备心里有些不安,却竟又暗暗有些期待。他无法插手阳间的事,只得日夜修筑一座小屋,极尽细緻精心,一砖一瓦都亲手舖上,屋内摆设配件都是诸葛亮喜欢的类型。

不知不觉间他把那小屋修成了跟诸葛亮往日草庐有几分相似,及后他又去种花弄草,一副心思都放了在这小屋上。


这样又度了几个春秋,小屋也修好一段时间了,可还是干净整洁如新,刘备不忘隔五差三就去打扫,每每在小屋里,就能忆起些往日旧事来。这天他审视屋内摆设时,却见木琴有一弦断了。刘备知诸葛亮爱抚琴,那琴是绝不得有瑕疵,于是连忙把琴抱走,好生修补了一会,又抱琴而回。

他小心的抱着琴,正要回到屋里,却见门前有一人影,一身白衣,站得笔直挺立,却又气度从容,温和似玉。刘备心里猛然一滞,看得怔了,正好那人转过身来,刘备见他容颜,又是熟悉,又是惊艳,彷如当年草庐三顾,第一次得见诸葛先生那般,那种大激大喜,如获至宝的心情,此生再无第二回;这个大忠大义,如鱼得水的情份,也没有其他能与之相比。

相顾已通心意,也再无需多言。刘备执住了诸葛亮的手,生死于他们来说,也再不是阻碍了。

断弦之情,今当再续。




后记

诸葛亮来了之后,刘备与之日夜相伴,过得极是滋润,也觉既然人都死了,也没有必要再苦苦留恋阳世。将来天下的事,自有天下人作主,于是镜子也没怎么去看了。

有一天大门外来了客人,一脸童颜,问他来者何人,他便答:“我是夏侯仲权。得知贵府内有一神镜,自知冒犯,但是...抱歉,拜託了,能让我看一眼吗?”

夏侯霸后来虽成了蜀将,但他家属魏国,死后也回到了魏的根据地。刘备见他真心切意,反正在这极乐之地也没什么祕密不可外宣于人了,也就容他一看。

那面镜子仍是映着之前诸葛亮办事的内室,诸葛亮死后,他的弟子姜维便采了来用。姜维做事也毕尽认真,全然继承了由刘备传至诸葛亮传至他的遗志,他也跟诸葛亮一样,把感恩与报答的情义推向了极致,可他虽有心力,却受诸多阻挠,可用之将也愈发单薄,每走一步也如履薄冰,比起诸葛亮在位时,姜维领的北伐路艰难了许多倍。

夏侯霸跟姜维也是自魏出身,又深明政斗之苦,后来相伴出征,但却未能陪他走到最后。到极乐后,他总对姜维放心不下,可能是放下赶急的作战包伏后,他开始关心起以前无那个精力时间去担心的那些鸡毛蒜皮之事来,例如姜维他身体如何啊,有没有跟人吵架啊,心情好不好啊⋯⋯

想着想着也坐不住了,直接动身来姑且一试,看看能不能从那面神镜中见他一面,就一面也好。

刘备带夏候霸来到那面神镜前,内室刚好没人,刘备也不催,便留他待了一会。

夏侯霸趴在桌上,盯着镜子,心里想着现在姜维在做什么呢?他在哪里呢?他记不记得今晚要好好吃饭呢?

然后他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他一个激灵,揉揉脑袋,一个抬头——刚好,他看到姜维了。

姜维在吃一碗素面,一边还在看公文,眼睛没往碗里看,吃得急了,汤汁就溅出来了。他连忙去擦公文上的汤汁痕迹,却忘了擦自己的嘴角。

夏侯霸笑了,笑他傻,笑他笨,也笑自己无力再去替他擦擦嘴角了。



再后来,姜维也终要来了。他努力奋斗了半生,最终大计未成,自刎乱军之中。他到来时,手里还紧握着长枪,诸葛亮轻轻覆上他的手,慢慢平伏他心神,长枪落地的一刻,姜维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呜咽哽泣。诸葛亮低下身来,抱着他肩膀,柔声道:“伯约,辛苦你了。”




———————
KUSO番外

孙吴建业府邸孙策室内也有一面神镜,可他不常用,因为他跟周瑜已经结伴去云游四海逍遥自在了。

可是孙权到来的那一天,孙策却回来了,他一见孙权,便狠狠的抽他一个爆栗:“你公瑾哥你也敢打,还让全国上下去打,你不想活了!”

孙权很是无辜:我已经死了...不对,为什么只打我一个....

吕蒙一脸失望的对孙权说:“我一辈子都没捨得骂过伯言,可是至尊你竟然把他骂死了...”

孙权一时言塞:我.....

这时门外来了客人,曹丕气势汹汹登堂入室走到孙权面前就狠狠的踹他:“背信弃义!墙头草!负我!欺我!骗我!”

孙权一边避走一边说:不,子桓,笔友,你听我解释...




评论(6)

热度(97)

  1. 陆役冬至天羅 转载了此文字
    我吹爆这篇玄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