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

冷cp專業戶只發甜餅 拒絕所有形式的BE

【鄭俊弘x許廷鏗x胡鴻鈞x馬國明】天下大亂(8)

劇情純屬虛構,請勿上升真人真事

————————


馬國明平時為人是低調,但始終他歷練多,小黃片也沒少看過,加上長得高大,氣勢一但飆上來了,那份侵佔欲也就表露無遺。他的親吻床第技巧也不是一般人能比,胡鴻鈞被他挑著下巴,舌頭齒關被上上下下的舔吮了幾遍,親吻之際的粗喘氣聲不絕於耳。馬國明愈吻愈深,胡鴻鈞基本上是毫無招架之力,沒多久便被吻得發軟,腦子都像要糊成一片,本來想說些什麼,做些什麼也通通想不起了。

馬國明輾轉磨研一會,慢慢斷開了親吻。他微微低頭看著胡鴻鈞在喘著大氣平伏自己,過了一會,還是輕聲問了句:“你這是怎麼了?”

胡鴻鈞這下冷靜了一點,但他嘴唇還是紅著,抬眼迎上了馬國明的眼神,閃閃爍爍幾下,回道:“你今天不是不來的嗎?”

“上午不在廠裡,回來收拾點東西,見還有時間便順便過來了。”馬國明照實回答,胡鴻鈞聽這答案卻是始覺不對勁,道:“特地過來?飯吃過了,阿Nat也不在這裡。”

“關她什麼事?”馬國明有點頭大,但這刻他大概終於知道胡鴻鈞這是怎麼了。他嘆了一聲,說:“你是真的想錯了,我跟她不是那種感情。我來不來也不是因為她的。”

“那我呢?你跟我又是哪種,”胡鴻鈞沖口而出問了出口,轉又頓了頓,還是繼續說:“哪種感情?”

馬國明無法反應,嘴巴張了張,還是沒答得出來。胡鴻鈞挑了挑眉看著他,腦袋微微側了一下,似一個催促,又像一個暗示。雙方拉鋸了五六秒,馬國明終是搖了搖頭,語氣是畢盡的認真。

“你還年輕...你太年輕了,”他說,“我以前要是壞一點,兒子都有你這樣大了。而且你跟我...”

馬國明還在挑著說辭,胡鴻鈞一把打斷了他,只道:“所以你剛才是玩玩的?”

這下馬國明很快便回答了:“不是。”

“那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馬國明沉默了下來,雙眉緊皺,心裡想了千回百路,終是回答了。

“朋友關係。”

胡鴻鈞剎地眨了眨眼睛,眼睫很快的扇了幾下,直接推門離開了。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努力才沒讓眼淚掉下來,本來已經夠丟人了,他可丟不起更多。


接下來一切都變得很糟糕。之前他嘗試作曲,自己寫的歌得到賞識,後來一直在那首歌上努力,直到接近發行階段了,臨門一腳卻被公司叫停,因為公司想安排這首歌成為下一部劇集的主題曲。

他一向很聽從公司安排,但這下他也接受不了,自己作的曲怎麼算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下被人一個唔該就拿去襯劇集了,他是千萬個不樂意。而且他想要發圍,改變歌路,首先就得要脫掉劇集歌王的形象,自己一手一腳,好不容易才寫成的歌,這樣一弄,努力就變得全白費了。

出道以來他首次這麼不聽話,對不聽話的下屬公司也自然沒給好說話,每每話中有話,說得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歌途不順,拍劇那邊也沒什麼好進展,劇集要進入尾聲了,趕進度,全部都是爆發戲份,胡鴻鈞天天忙著背劇本,練對白,還要抽時間練歌,有時候還要出活動,實是忙到焦頭爛額,苦不堪言。

馬國明在那之後也沒再來探過班,後來他知道隔壁廠的戲已經拍完了,馬國明順理成章不再來,也許湊巧和故意的成份都有。胡鴻鈞一想起馬國明,心裡就鈍鈍的發悶,又羞,又痛,又氣,又念。

在這段地獄般的日子裡,迎來了胡鴻鈞生日。

再怎麼忙都好,飯總要吃的,生日也要過的。許廷鏗約了一天給他慶生,胡鴻鈞也把日程努力湊合好把那天空出來。

他自己也很想放假,最近實在是太累了。

一行人約了在許廷鏗家裡慶生,很多平時難約成的好朋友也都來了。胡鴻鈞那天完全是皇帝狀態,躺在沙發一動不動,任許廷鏗他們給他忙出忙入。吳業坤也是懶人份子,他一個閃身,搬起了胡鴻鈞的上身,自己坐進了沙發。胡鴻鈞見是他,也不避諱什麼,直接躺了回去,腦袋枕著他大腿,繼續閉目養神。

吳業坤順勢一隻手搭在胡鴻鈞肩膀上,另一隻手在他的頭髮上搗亂。胡鴻鈞拍掉了他的手,吳業坤哈哈笑了幾聲,又掐了掐他肩膀,說:“最近被榨干榨淨了?”

胡鴻鈞閉著眼睛,輕輕的嗯了一聲,回道:“榨的渣都不剩。”

吳業坤在他肩膀上打著圈,只說:“找個愛情滋潤一下吧你。”

“你猜我是你?天天被女圍。”胡鴻鈞眼也不抬,全然把吳業坤的大腿當枕頭,吳業坤想了一下,又說了一句:“不是沒人圍你,是你只掛著抬頭望男神,沒空低頭看小花而已。”

胡鴻鈞的眼睛擠開了一條縫:“什麼男神?”

“不就是你的小馬...”

吳業坤還沒說完,胡鴻鈞便彈簧般直起了身子,盯著吳業坤正想開口。吳業坤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連忙舉起雙手投降,解釋道:“我猜的,最近我跟他合作,不時碰得到,提起你的時候他都怪怪的。之前你們不是老是糖痴豆,傳的沸沸揚揚,突然又沒下文了,我看看他的反應,又看你的狀態,大概也猜到什麼了吧。”

“你知道,根據你的事跡,你跟男人傳的比跟女人傳的要真...”

“你食屎啦。”胡鴻鈞不痛不癢的朝吳業坤肚子揍了一拳,繃緊的神經放鬆了一點,卻沒有正面回應吳業坤的說話。吳業坤苦著一張臉捂著肚子,看了胡鴻鈞一會,碰了碰他手臂,小聲的說:“其實你想怎樣,我也是支持你的,只是馬明...你知啦,馬明是想要結婚的。我不知道你跟他是怎麼樣,總之,我不想你受傷而已。”

吳業坤難得收起了他的玩世不恭,語氣裡帶著關懷認真,胡鴻鈞不會感覺不到,也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事實上他覺得自己對馬國明的感情也還是懵懂未明,是變質的崇拜之情還是剛萌芽的好感,而且他也不知道馬國明的心在想什麼。

最近太忙又太累了,他沒時間去細心沉澱這份感情。吳業坤對他不著痕跡的關心,他也是心裡一暖的,點了點頭,過了一會,才開口道:“知道了。”

吳業坤傻愣愣的笑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生日快樂,大個仔了。”


許廷鏗一手一腳給胡鴻鈞搞好慶生,準備的全是胡鴻鈞最喜歡的,蛋糕也是特地為他去訂。他自己的生日也沒有這般上心,原來人的心窩很窄,當有人進駐你心房了,別說另一個人,連自己也再沒位置了。

許廷鏗下去買飲料,剛好鄭俊弘也下去泊車,兩人便在一起等升降機。

許廷鏗見他也在,眼睛往上看著升降機樓層跳動的數字,一邊說:“人來你又來。”

鄭俊弘也在抬頭看著那數字,嘴裡卻是回道:“那我和Hubert關係也不差。”

許廷鏗很快便接了話:“我倒想你跟他沒有關係,那最好了。”

鄭俊弘翻了個白眼,道:“你非要咬著我不放?”

“誰咬你了?咬你我嫌髒。”許廷鏗說完,這時候正好升降機到站了,他拉了拉大衣便徑自出了門,往超市走了。

這幾天實在是很冷,他把飲料買好,提著幾個大袋子,出超市門口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大衣沒扣上拉鍊。袋子很重,他又空不出手來拉好衣服,想了想還是硬著頭皮出去了。厚重的衣服和幾個大袋子弄得他有點狼狽,他吸了吸鼻子,剛走沒兩步,便見鄭俊弘雙手插在口袋裡在超市門口站著。

鄭俊弘見了他,也不說些什麼,只是把手伸了出來。

許廷鏗不跟自己作對,順從的便把兩個袋子塞了給他。鄭俊弘拿著袋子,掉頭就走,兩人一前一後的,快步走了回家。

至於為什麼鄭俊弘泊完車還在街上呆站,沒有人深究了。


慶生派對很成功,其實只要一堆年輕人在一起,自己跟自己也能玩嗨,也不需要什麼活動助興了。灌酒環節少不了,壽星仔胡鴻鈞理所當然是眾矢之的,由一開始便被人喪隊,然後又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遊戲,結果他身上的衣服也沒剩下多少,雖然他不易醉,但酒意一上,人也放鬆了許多,便開始胡言亂語。

最後走剩的基本上只剩許廷鏗,還有些是醉到不省人事連走都走不到的,橫七豎八的被人弄到沙發上了。

許廷鏗把胡鴻鈞架了回房,胡鴻鈞手裡還拿著酒瓶,一邊走還一邊喝。他們雙雙倒了在床上,許廷鏗經過今天的忙碌也是累得很,他的姿勢一躺下來,便是正對著胡鴻鈞,一眼對上,視線便移不開了。胡鴻鈞趴在床上,半睜著眼睛,也看著許廷鏗好一會,突然咧嘴笑了開來,戳了戳許廷鏗的臉頰,說:“你又胖了。”

“哪有,是你醉了,看東西有重影。”許廷鏗任他戳著,此刻身心都放鬆下來,瘋狂派對後靜下來的嗓音低啞溫柔。胡鴻鈞又是笑著,他們靜靜的相待一會,氣氛平和又溫暖。許廷鏗在他身邊,總像是一個溫柔的彼岸,他最近強撐的堅強終於瓦解下來了。他嘆了口氣,輕不可聞的說了句:“我很累。”

許廷鏗看著他,回道:“我知道。”

“我是真的...看不懂,以前半紅不黑,他們給我的要求,我沒資格拒絕,現在有點人氣,有點本錢了,結果他們提的要求,我也是沒辦法拒絕。我不想放棄...但真的很氣餒。”

胡鴻鈞一股腦兒的訴著苦,像是自說自話,又像是在說給許廷鏗聽。

“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的...真正的,讓別人認識我呢?我怕機會過了,再也沒有了。我不懂抓住機會了。”

“我不想放棄,但沒辦法,他先放棄了。我是喜歡他的嗎?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他了...”

胡鴻鈞說了一大堆,話題跳來跳去,是終於把最近煩纏他心頭的東西都說出來了。他閉著眼睛,臉頰很紅,眼框還有點濕潤,許廷鏗知道他歌曲上的事,又氣又難過,但他也實在無能為力,當初他完約要走,難道也把胡鴻鈞帶走嗎?

許廷鏗聽著胡鴻鈞酒後吐真言,心裡既酸且苦,又悶又痛,忍不住問了句:“他是誰?”

胡鴻鈞像是沒聽到許廷鏗似的,只是在繼續喃喃。

“他很好,但是,他是想結婚的。”

許廷鏗沒再問下去,其實連吳業坤也看得出猜得到的東西,他沒可能不知道。胡鴻鈞又咕噥了幾句,最後睡意蓋頂,漸漸的呼吸綿長,竟然就這樣睡過去了。

許廷鏗沒醉多少,聽完胡鴻鈞這些話,更是又揪又痛,一波複雜的情緒源源湧上,心跳的厲害,連呼吸也覺辛苦。胡鴻鈞一段暗戀的感情剛萌芽就被扼殺,他又何嘗不是呢?

深夜很寂靜,胡鴻鈞睡著之後,一時之間只聽到秒針滴答的聲音。許廷鏗看著身邊的人很久很久,最終還是傾身過去,在他唇上印了一個吻。

他的吻停留了一段時間,因為他知道胡鴻鈞是真睡著了,不會突然醒過來,而且大概他也只有現在這一個機會,能得到這樣一個真正的,屬於自己心上人的,長長的親吻。

這個味道,軟軟甜甜的,印在心頭裡,久久不能忘懷。過了一會,許廷鏗拉開了距離,給胡鴻鈞蓋好了被子,自己也敵不過睡意,也就這樣睡著了。

許廷鏗一直在注視著胡鴻鈞,所以沒有注意到其實自己也被人注視著;而注視了這一切的人,在屋子裡所有人都睡著了的時候,靜靜的離開了。


————
往all熊大路上進發(站一秒坤鈞
這章全cp開虐,真是一個我愛你愛他愛他的故事😂

评论(2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