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

伴你走天涯 走過最難及最壞

【鄭俊弘x許廷鏗x胡鴻鈞x馬國明】天下大亂

😂😂產出了之前腦洞很久的港娛rps
看前請注意:
1)CP向是【鄭俊弘x許廷鏗】【許廷鏗x胡鴻鈞】【馬國明x胡鴻鈞】+醬酒向【周柏豪x袁偉豪(互攻無差)】
2)主角四個均存在感高,有幾角戀,但不會有3P
3)鄭俊弘看上去會有渣屬性,許廷鏗帶毒舌女王風,胡鴻鈞走總受路線,馬國明走高暖系,不能接受者請馬上點叉,請馬上點叉,樓主沒什麼三觀可言
4)不是傻白甜,是超狗血向,狗血淋頭那種
5)為了劇情和性福需要,什麼BB和女朋友都不存在
最後高亮:RPS純屬FF,請勿上升真人
——————————


其實那晚許廷鏗是沒想過事情會進展成這個地步的。

十點多的時候他跟周柏豪出去喝東西,周柏豪最近簽入了電視台擔正做男主角,許廷鏗碰巧就選這時候離巢,一時間兩大公司互換一哥這事就上了熱門話題。許廷鏗對這是沒什麼感覺的,原因是他從來不覺得自己被前公司當過一哥的。論樣貌名氣緋聞度他覺得自己絕對跑贏,曾經他也覺得公司很疼自己,然後他見識了什麼叫有對比就有傷害,主要是那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又名鄭俊弘——大概自己努力兩個月的練歌也比不上他一個小時擦高層鞋的歡心,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不然哪能輪到鄭俊弘在公司呼風喚雨指指點點?完約跳巢後他也沒必要再裝和平了,花生光明正大的吃,水盡情的抽,隔岸觀火的滋味是十成十的舒爽。

鄭俊弘和許廷鏗的互不咬弦也不是一兩天積下來的事,也不是純粹因爲許廷鏗不甘心自己爭輸了。許是他本人個性如此,始終是名牌大學出身,專業人士身分,骨子裡就有點自信自負也是不出奇,主要是他還帶點大哥哥的性格,特別喜歡保護別人,給人出頭,當知心哥哥,碰巧鄭俊弘剛進來時看上去溫馴得像隻羊,許廷鏗那時候還是傻得可愛的鏗鏗,結果卒不及防被渣了一路,往事他都不想再提了。

真正溫馴得像隻羊那是胡鴻鈞,明明看上去高大上到不行,一米八的身材,精精靈靈的樣子,卻就是傻得可以,有歌不去爭,公司讓做什麼就做什麼,你說他光長個子不長腦子吧,他又是另一間名牌大學的名系生,訪問應變很是厲害,你說他聰明得很吧,他卻又怯又純,公司裡所有人為一個機會撕破臉皮吵得厲害的時候,他卻寧願安安份份抱住自己那堆電視劇主題曲,人家開個唱他默默羨幕得眼眶泛紅,有機會讓他爭取的時候他又一聲不吭。

許廷鏗跟胡鴻鈞七年同窗,就罩了胡鴻鈞七年,要說轉公司有什麼真不捨得的,大概有八成原因都是有胡鴻鈞在裡面,但要說他為什麼堅決離巢,也許鄭俊弘佔了所有負面性原因,而胡鴻鈞就佔了所有的正面性原因。

他知道胡鴻鈞要火了,而且還會愈火愈厲害,他再也不應該是那個圍在他身邊轉的小綿羊了。

周柏豪跟許廷鏗他們早就不是同一個年代的了,他們兩個互調公司也是被寫成是周柏豪讓座,對於這種說法許廷鏗是沒什麼意見的,一是對方本來就是前輩,二來他們也挺合得來,看的說的喜歡的也差不多,閒時出來兩個人聊也有不少話題。許廷鏗對著自己欣賞的前輩也是會有膽怯崇拜的一面的,緊張兮兮的時候也沒少,但始終還是能保得落落大方,比起胡鴻鈞在前輩面前像是丟了三魂七魄似的迷弟狀態可算是天淵之別,至於胡鴻鈞在什麼前輩面前被迷的七暈八素,這是後話,暫止不提。

卻說這刻周柏豪一邊咬著吸管,一邊低著頭刷ins,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嘆:“看你前老闆,又在搞相親派對了。”

“你是說大型約炮現場?”許廷鏗仰著頭躺在大椅子上閉目養神,一臉不以為然,“年中不知道多少個,我還真好奇這樣搞法不悶的嗎?”

“因為你沒有十幾億身家,所以參詳不了箇中樂趣,”周柏豪刷著更新,一波又一波的照片發出來,甚至還有著直播,“好多新面孔,我得仔細認著哪個會是新師弟師妹。”

說起這種派對這種上位許廷鏗不由得又想起了鄭俊弘,他翻了白眼坐起身來,周柏豪又開口了:“Fred也在啊。”

“他怎麼可能不在?”許廷鏗一臉君臨天下我早猜到的氣勢,他正打算開始花生模式來數臭鄭俊弘,周柏豪突然哇了一聲,直播般說著:“你死黨也在啊!你們兩個不是一直不愛去這些?”

“什麼?”

何止不愛?去這種派對跟賣身上位有什麼分別?許廷鏗心裡一個咯蹬,搶過了周柏豪的手機一看,卻真得見到那隻小綿羊在派對裡一杯一杯的接著喝,那挨千刀的鄭俊弘竟然還在旁邊陪笑,許廷鏗當場氣得腦袋都要一片空白,站起身來就跑了出去,任周柏豪在背後喊,也很快聽不到他的聲音了。


許廷鏗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堅持到現在的。胡鴻鈞已經醉得不醒人事了,全身軟乎乎的像一灘泥巴一樣,許廷鏗用上了吃奶的力量全然架著他拖回家,冬天的大衣使得他又狼狽又難受。胡鴻鈞身上的酒氣其實不是很重,但他卻醉到連話都說不清楚,臉頰暈紅一片,雙眼迷離,認不出人看不清路,除了無意識的呻吟之外什麼都說不出來。許廷鏗用手指尾也猜到他九成被人下了藥,更是氣不自一處來,驚慌,擔心,痛惜,憤怒這幾種情緒在心裡交纏堆積,此刻看胡鴻鈞有多可憐,他就有多氣憤,架著對方的手指的攥緊得發白。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把胡鴻鈞架回了他家,他絲毫不想知道樓下其實有沒有狗仔,有沒有誰認出他們來拍了照,要是被人拍到這些照片他們兩個的星途可能雙雙玩完,但他只知道剛才只差一線,胡鴻鈞整個人生就可能率先玩完。

那邊許廷鏗怒火中燒,這邊胡鴻鈞卻像整個人都踩進綿花一樣,找不到著力點,哪裡都覺得熱,但又想往暖暖的東西靠去。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但他潛意識裡卻知道身邊這個人是安全的,便更是尋救般往他靠過去。

當刻許廷鏗簡直想崩潰,抓起對方的手臂直接用拖的方式拖了進浴室,把人丟在地板上,拿起花灑扭開冷水便是照頭淋下去:“你是不是想紅想瘋了!!?”




评论(29)

热度(28)